浑浑噩噩中,脑中一片空白,不知今夕是何夕,也不知自己是何人、来自何方。唯独只在这一方天地中游荡,飘飘渺渺,只觉身子轻薄如纸,仿佛只有一道微风吹来,就要分散而去。

  忽然间好像平地惊起一声炸雷,顿时灵机乍现,猛然醒悟。那虚无缥缈的身形也渐渐变得凝实,虽仍不沉重,却能脚踏实地了。

  徐子青睁开双目,眼前是一片漆黑。

  不见前路。

  恍惚间,徐子青记起来,他此时该当是溺水了的,应沉在湖底,化为尸骸。却不知为何现下还有意识,这又是怎么回事?

  而身子虚无,他以手触摸,却能摸到实物,只是泛着凉意。

  略为思忖,徐子青以为,自己此时,或者不过是一介魂魄。既然连重生、修仙之事亦有,他死后有灵,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可毕竟四周太过黑暗了,且没有半点声响,如若就这样呆在此处,恐怕过不了多久,他就要变得疯狂。

  暗暗有了决定,徐子青迈开一步,踉踉跄跄地往前面走去。

  没有光,不识路,一切只能凭靠直觉。徐子青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终于,在前面发现了一点白影。

  这样黑暗之处,怎么会有白影?又怎么看得清白影?

  心里正觉得奇怪,但转眼也是狂喜。勿论前面有些什么,也总比他一个人在这里孤孤单单不知岁月得好。

  于是徐子青加快了步子,往那白影的方向而去。

  大约是走了有上千步,白影愈加清晰,原来是一个石台,安在一片漆黑之中。而石台上端坐着一个人,垂目闭眼,长发委地。

  那是个穿着白衣的男子,看不出他的年岁,却有一身极其骇人的气势。

  他脊背挺直,眉目间似乎凝聚着万年不化的冰雪,无情无心,无忧无怖,无喜无怒,仿佛一柄寒剑,顶天立地,散发着拒人千里的冷意。

  这样的一个人,容颜如何已然不是重要的了,因为他周身被一团强烈的剑意包裹,使人觉得,他就是剑,剑就是他。而剑意之中又带着无边的杀意,哪怕只是稍正目瞧他一眼,就仿佛连神魂都要被冻住一般。

  即便他与无数人站在一处,也永远不会被人忽视。人们总会第一眼看见他带来的冲天剑气,第二眼……就再也不敢看第二眼了。

  徐子青走得近了,忽然站住。他已经明白,他之前所见到的白影,正是这穿着白衣的男子。

  这个男人身上的剑气混合着杀意,太过可怕。徐子青曾经见过使剑者最强的,是已经筑基期的徐紫枫,也曾为他那阻拦同级修士法力的一剑惊艳。可在看到这个男子的时候,哪怕他一动不动,甚至连眉毛也没抬一下,那一剑的剑气,在他面前已经是暗淡无光。

  就犹如萤火与皓月的差别。

  这样的男子,便是同样身为男子的徐子青,也是欣赏不已。

  他两世为人,前世也算是生于位高权重之家,就算缠绵病榻,见识也很不凡。可他仔细回想,竟不觉有任何人在气势上可与这白衣人争锋。

  如果不是自己已经“死”了,徐子青是很想与此人结交的。

  然而他转念一想,如果自己已然上了黄泉道,这白衣人或者也是同路之人?或许,他可以去问一问路。

  徐子青便忍耐着刺骨的寒意,在四散的剑气中坦然行走,终于在不能更近前之处微微行了一礼:“在下徐子青,在此地迷路了。不知兄台能否告知在下去路?”

  他的声音是少年清朗,又带着两世沉淀的柔和,很能引人好感。

  白衣人似是听见了,长发在剑气中微微动了动,睁开了眼。

  那双眼仿佛蕴含着一往无前的决绝杀意,在张开的刹那,猛然爆出了两团冰冷的金芒!但这一股意念却只是意念,并非针对徐子青而来。

  因此,徐子青只是后退一步,就站稳了身体,唯独脸色有些发白。

  白衣人却没有说话,他一摆袖,徐子青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霎时晕了过去。

  同时耳边却突然听到了几声稚嫩的鸟鸣,周身的寒意褪去,唯独剩下一片暖融……

  ·

  且说徐子青被抛下湖去,岸上唯有两rén miàn上变色。其中之一便是那贺老头,他悉心调|教徐子青久矣,却未料到原是好心将他带入秘境长长见识,反而让他折在这里,之前心血尽皆白费。他此番回去后还得再招收一个杂役,不过徐子青勤奋肯学,是珠玉在前,后头的来者……想起以前收到的那些,贺老头也只好摇头,惟愿徐氏宗祖保佑了。

  而另一人便是魏情,他与徐子青也有些纠葛,先是斩杀斑身妖蛇不经意救了徐子青一命,后来则蒙受徐子青援手,保住了自个的性命。他两人本是两不相欠,可到底有这渊源。魏情再想起徐子青风仪,也难免觉得可惜。

  只是这两人虽有救人之心,偏前头筑基修士正在对战,那剑光千条、气浪滚滚的,根本不能穿过其间,更是别提下水相救了。

  倒是他身旁站着个身材修长的俊朗男子,先前见弟弟失了手臂,已是心疼不已,此时一看魏情神色动容,唯恐他哪里不快活了,便开口询问:“五弟,可是疼了?”

  魏情一怔,随即摇头:“不过是断臂罢了,不值一提,回去接了就是。”他略想了想,将徐子青之事同他说了一遍,又道,“二哥,这徐子青品性不错,若能活着,日后说不得便有不凡。”

  他的这个二哥与他同母所出,名叫魏崤,听得弟弟这样说,虽对徐子青并无印象,却也安慰道:“未必就没了,若是运道好,兴许能活。”

  魏情一叹:“但愿如此。”

  两人说完,都知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徐子青被破丹田,已是重伤,湖水寒凉,怎能活命?便是命大终于能被水冲上岸来,到时秘境想必也给关闭了,他那时毫无修为,在秘境里根本不能活下来,更莫说熬到下一次秘境开启了。

  而徐子青浑浑噩噩,在水中不久,便不出众人所料,昏死过去。他一具身躯渐渐丧了生气,自然沉重,便慢慢下沉,要入了漆黑的湖底,化为一堆腐物。

  只是旁人却不知道,湖下深处有一个漩涡,那处水流湍急,活物远远避之,不愿接近。而徐子青意识已丧,却被卷入,在那漩涡里盘旋数转后,猛然下坠!

  原来那漩涡深处,湖水大多被卷了起来,不得下沉,就留出一个空当。而那空当又与一个石洞相连,徐子青便直直坠下,正掉在石洞外的斜道口。

  这里也有积水,却是很浅,不过仍旧寒冷。徐子青在那里躺着泡了一会儿,不多时,眉上已然结霜。这般下去过不得多久,就要被冻死了。

  然而上天垂怜,今日正是那漩涡一月一次随秘境法规降落的日子。就见滔天的水柱霎时下降,打在地面猛然激起,恰是灌入石洞,将徐子青整个冲进了石洞里!徐子青身不由己,被倒刷上坡,这极大的冲击力将其重重抛起,后来冲劲渐逝,徐子青被甩到空中,再狠狠落下,吐出了一口淤血!

  正因这诸般遭遇,徐子青颈上一根红绳被甩了出来,衣襟里包着的那枚鹰卵也暴露出来。这口淤血吐得倒好,一些沾上了鹰卵,一些掉在了红绳吊着的戒指上,顿时光华大放。徐子青僵卧在地,半晌没有反应。

  良久,鹰卵破开,鸟鸣啾啾,趴在那里的小小少年,也逐渐有了动静。

  ·

  徐子青被那白衣人一袖子扫了,正天旋地转时,却陡然五感恢复,他忽地明白过来,自己这是苏醒了。

  眼珠子隔着眼皮转了转,徐子青朦朦胧胧还记得久睡之人不能突然张眼,就慢慢抬起酸软的手臂,遮在了眼睛上面。光线果然刺激得很,他忍耐许久,才一点点掀开眼皮,渐渐适应了此时的亮光。

  等放下手臂,徐子青无力地又躺了一会儿,感觉周身就没有不疼痛的地方。努力半天,他总算是支着手臂,将自己一点点撑着坐起。

  好在疼痛虽然依旧,却没有加剧,想必并没有哪里的骨头断了。可却不知他如今又在何处?

  徐子青艰难地朝四处看看,只见自己是躺在一片芳草绿地,远处繁花似锦,更有许多树木林立。他吸一口气,正是满腔芬芳,这里的灵气竟然比秘境之中还要浓郁十倍不止!似乎只要每一呼吸,都有灵气滚滚而来,全然不需要吸引一般!

  只是当灵气顺着灵根而入,却不能在丹田积存时,徐子青才恍然。

  他的丹田已然被废,即便是灵根仍在,却也无法修行了……除非,有能重塑丹田的丹药,否则,万事皆休。

  于此时的徐子青而言,自然是全无可能。

  那一场修仙,竟好似一场幻梦。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