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方才起,众修士注意力便一直在徐紫枫与那三具兽尸身上,现下听得徐紫枫这一声厉喝,才发觉此处还有旁人存在,就都往那处看去。

  只见那一方山石缓缓向右侧移开,露出一个一人高的窄小洞穴。洞里走出一个身着褐色短打的少年,看起来才十二三模样,相貌俊雅,气质也算从容温和。

  那少年向众人微微欠身,恭声道:“徐子青见过徐前辈、众位公子、孟小姐。”

  被诸多视线包围,他却并未胆怯,只是面色仍有些发白,修为也只在初入修行门槛之间。

  徐紫枫看他一眼:“徐家人?”

  徐子青垂目:“正是。晚辈是百草园杂役,此番随贺管事来此,不慎失散。昨晚本在洞中小住一夜,不曾想今日出来时见到蛇鹰相斗。晚辈修为不济,只好躲在洞里。适才晚辈惊魂甫定,未能及时出来见礼,还请诸位见谅。”

  他这一番话老老实实地解释了缘由,有徐紫枫在这里问话,其余人等便想迁怒于他,也不好太过计较。于是各自揣着满腔失望懊恼,向徐紫枫知会过后,踏法器飞行离去。

  徐紫枫神色冷淡,却对徐子青说道:“贺管事正在寻你,你随我去他那处罢。”

  徐子青微笑:“那便有劳徐前辈了。”

  因着要带上徐子青,亦有另一名徐氏族人跟随,徐紫枫此番没有使用化光之术。他将背上长剑取下,往空中一抛,便立了上去。而后朝徐子青一摆袖,徐子青便身不由己,同样落在了剑上。

  那长剑“嗡嗡”一响,破空飞出。另一徐氏族人所用乃是一件葫芦法器,他也将其祭出,紧紧跟随徐紫枫飞剑而去。

  徐子青踩在剑上,抬眼能见到徐紫枫背影,然而却好像是隔了颇远,伸手也不能触及。而脚下则十分平稳,那细细的剑身虽说窜得极快,却没有丝毫颠簸。下方早已离地千丈之远,徐子青低头一看,只见无数树木景物疾飞而过,根本就不能看得真切,只让人觉得胸中有一股豪气勃发,使人霎时襟怀开阔起来。

  才过了半刻工夫,飞剑便斜穿而下,往地面落去。徐子青眼前一花,便觉得身体落到了实处,原来已经站稳了。

  再看徐紫枫,他掐一个指诀,那飞剑便化作一道青光,径直飞入他的身后,正入鞘中。

  好厉害!徐子青不由得心中暗赞,一面又想道,也不知自己何时能有此修为。

  徐紫枫并未多话,他只把徐子青带到此处,便朝贺老头微微颔首,随即盘膝坐在树下,也不顾旁人看他目光何其艳羡,只顾着闭目打坐了。

  此处乃是一个山谷,徐氏族人进来此地后,多是被那禁制抛在附近,不多时便聚拢来,合计之后如何打算。徐紫枫也来到此处,如今进入这林原秘境之中的修士,筑基以上不过两三人,他便是其中之一,实在担负着护卫众子弟的责任。

  贺老头却不是被抛到此处,而是在较远外围。他亦是在旁处待了一夜,天亮后寻到这里,却没料想他看好的小杂役并未在此,再想到秘境之中危险重重,便当机立断,请徐紫枫出手寻他。

  徐紫枫早听妹妹说起当日求灵草时这贺管事有相助之情,便应允下来。这才有他化光寻人之事,倒没想到这番出去竟也有所收获,虽对他而言那三头禽兽修为都低了些,可到底有上古一丝血脉,也算不凡了。而在那处恰见到贺老头要找之人,自然就顺手带了回来。

  眼见徐子青毫发无伤,贺老头老脸上也露出难得笑意,问道:“小子,此番可多亏了紫枫公子。”

  徐子青也笑道:“正是要感谢徐前辈。贺管事,晚辈无用,也劳您牵挂了。”

  人既然好好的,贺老头也不是啰嗦之人,就擎着烟杆吸了口,吐出来:“秘境中灵气充沛,既然来了,便先修行一番,我与你护法就是。”

  徐子青欠一欠身,依言席地而坐,冲击起穴窍来。

  早先他打通了督脉上八个穴窍,又因在洞里一夜修行,而使穴窍微微松动。如今正好趁热打铁,只望能冲击第九个穴窍,让修为更进几分。

  徐子青刚运转灵力,便只觉得天灵之处有灵气滚滚而下,在这露天之处修行,竟比在洞穴里吸引而来的木属灵气更多数倍。而秘境之中果然不凡,那灵气犹如长鲸吸水,直贯而入。

  而后忽然间好似有什么障碍被不断灵力不断冲刷,终于豁然破开!顿时身体更轻盈两分,而那原本运转时十分涩塞的灵力,也像是顺畅了些许……

  一入定便是一个时辰,徐子青睁开眼,将胸中震惊都收敛起来。

  这样短的时间里,他不止冲破了第九个穴窍,竟连第十个也是摇摇摆摆!在如此充裕的灵气之下,这穴窍之间的滞碍便如同纸糊一般,不多时就能有所功效。

  若非明知不可能,徐子青都想要在秘境之中长居修行了!

  贺老头见他收功,笑问:“小子,如何?”

  徐子青赧然道:“秘境中灵气果然非比寻常,晚辈自觉有所进展。”

  贺老头“哈哈”一笑:“你头回来到此地,自然不知。这秘境之地最为神秘不过,内里的灵气只怕比外界多十倍有余。故而但凡是进来秘境之人,便没得到什么奇遇,也是好处无尽!”

  徐子青亦有所感,微笑附和:“晚辈能得此好处,还要多谢贺管事好意带我前来,晚辈感激万分。”

  贺老头点了点头,不在这些话上多费唇舌,而是转了个话题,有两分肃穆,说道:“你在外头度了一夜,可长了什么见识?”

  秘境开放只有三日而已,如今已然去了三分之一。他带徐子青进入这秘境之中,原本便是为了让他长一长见识,因而有此一问,也算考校。

  徐子青略思忖,他之前为得保命,一路战战兢兢,其实没有细看,不过也并非全无所得。他背了那许多古籍,对许多灵草名称、特性等等早已烂熟于心,即便只是惊鸿一瞥,也能辨认出来。

  他便整理一下,说道:“秘境之中,灵草众多。晚辈所见便有那龙爪花、千稷草、金丝草……此类百草园中便有。另有珊瑚草、芸豆草、毒蛇草……这等灵草之中最不起眼的鸡肋之物。而百草园中未有之物……晚辈只见到一种火蛇草,可惜年份不久,像是还未长成。”

  贺老头眯眼细听,微微点头:“不错,于见识上,你底子不薄。”

  徐子青道:“还要多谢贺管事栽培。”

  两人正在这里说话,贺老头更将徐子青引到山谷之侧、有簇簇灵草生长之处,要他一一辨认、细述,以作指点。

  还有若干徐氏族人却是不同,他们来此秘境并非单为吸取灵气而来,而是要来山珍奇宝。这些个灵草虽说品相多数不错,可一来他们不擅辨认,二来也并非那逆天珍品,因此还不在收取范围之内。

  徐氏族人早在徐子青打坐之时便都四散离去,只每晚要在山谷中避难。一些子弟更是求了传讯玉符,一旦当真遇见危险,就会求助,自然有附近的徐氏族人前去援救于他。

  徐紫枫却仍在打坐,看他这情状,像是对秘境中诸种宝物并无性质。

  过了一阵,山谷中有名气的灵草都被徐子青辨认过去,他功底扎实,贺老头颇为满意。到了午时,徐子青已饥肠辘辘,贺老头神色缓和,把他带到一旁,递了一枚淡黄的丹药过去。

  徐子青一怔:“贺管事,这是何物?”这般说着,却也知这老头儿不会害他,已然接了过来。

  贺老头说道:“辟谷丹,可保你十五日不饥。”

  徐子青闻言,也是一喜,就吃了下去。

  辟谷丹此物,他也曾听闻。金丹期以下修士都要进食,且非要食用带灵气的食材不可。因此但凡是世家大派,便要栽种灵谷等饱腹之物。而这辟谷丹则是以几种普通灵草炼制而成,下品能饱腹半月,中品半年,上品一年,至于极品……则是传说中物,人服下后十年不知饥饿。

  徐子青手中这枚,贺老头既说能维持十五日,自然就是下品了。

  如今炼丹士极为罕见,徐家乃是大族,也不过只有十数人而已。炼出的丹药数额有限,也是定期发于门内优秀子弟。如徐子青这类最末等的,即便听闻,也是从未亲眼得见。

  不过徐氏炼丹之术自古便与百草园不可分割,丹药品级与炼丹士技艺修为有关,与炉火丹鼎有关,亦与灵草品相有关。贺老头掌管百草园,他若想要什么丹药,当然也是不难的。

  可炼丹士到底是很难提升品阶,多数也只能炼制出下品丹而已,徐氏家族中的炼丹士们,至多也只能炼制出中品丹罢了,且数量也是极少。

  而徐紫枫之所以对贺老头如此客气,便跟他妹子为他带来的那株好品相千稷草、炼制出了中品补气丸有关。这些却是徐子青不知晓的了。

  徐子青服下辟谷丹,顿时一股热流自喉头而下,汩汩带着一股清香。随后胃部发出一声满意的□,那热气盘亘于腹中,久久不去,使他身子也暖了起来。一时间,饥饿感全消。

  这丹药果然非凡!

  正满心惊奇,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贺老头与徐子青听见,都是往那里看去。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