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巨大的蛇尾拍打在地面上,整个山体顿时震荡起来。

  徐子青脚下不稳,一个趔趄往后退去,慌乱中抓住后面山壁石缝里钻出的粗壮树枝,可仍然感觉颠簸。

  空中远远地发出一声尖锐的鸟鸣,强风剧烈得几乎让人睁不开眼,徐子青感觉足下好似就要离地而起,连忙又加了把力气,定住身体,这才往上方看去。

  只见一条数丈长的巨蟒在山间翻滚,鳞片如墨,长尾扭动扫摆,是打落了无数巨石、折断了无数巨木。空中有一对极大的神鹰,双翅展开足有四五丈长,一金一黑,都是鹰喙锋锐,钩爪似钢。

  那二鹰一蟒正斗在一起,搅得是翻天覆地。

  这巨蟒在地上爬动,二鹰则占据地利。它两个一左一右,展翼疾冲下来,一个用利爪抓扯蟒身,一个用鹰喙去啄蟒腹。不多时蟒身已是鲜血斑斑,巨蟒疼痛,“嘶嘶”不已。

  眼看二鹰占尽上风,巨蟒却骤然扬起蛇尾,对准金鹰绞了过去,又仿佛从中间对折,蟒头一转咬向黑鹰。

  金鹰身形灵活,并不曾被巨蟒咬住,而黑鹰却没留意巨蟒狡诈,被咬下一把黑羽。顿时叫声更加尖锐,急急飞到空中。

  巨蟒得逞,却又被金鹰趁机啄穿腹部,险些被叼出胆囊去,它却突然大怒,张开蛇口,喷出一团黑雾。

  黑雾想必就是剧毒,金鹰通体金羽,被沾上些微黑雾,霎时那处就蚀掉了一片。金鹰大惊,立时也冲天而起。

  然而巨蟒与二鹰已是结下了死仇,自然不会就此作罢,它蓦地抖动身体,蟒躯颤抖不停,却刹那间缩小了一圈。

  徐子青蓦然睁大双眼,却见那巨蟒背上忽生双翼,竟也拔地而起了!

  此番双方都在空中,巨蟒摆一摆那蛇尾,略有些笨拙意味,二鹰见有机可趁,立时双双夹击而来。可巨蟒却转身甩尾,一下抽打在黑鹰身上!

  黑鹰一声惨鸣,不由得松了一只爪子。

  徐子青这才发觉,那爪中落下一物,极快下坠。金鹰竟弃了巨蟒,拍翅下降,似乎想要接住那物。不曾想金鹰速度到底没有那物下落之快,那物坠地后发出“啪”的一响,就碎裂开来,流出一滩黄白之物。

  原来那是一枚鹰蛋,难怪金鹰如此焦虑。

  只可惜没能抢救,金鹰大怒,与黑鹰快速聚在一起,狠狠地往巨蟒那里抓咬过去,那架势竟如拼命,便是巨蟒凶狠,也为其气势所摄。

  巨蟒却也不肯认命,它催动刚生出的一对肉翅,也下狠心与二鹰纠缠。它方才瞧见金鹰痛失后裔,又见二鹰如此悍勇,便拼着受那铁爪一抓,扑向了黑鹰。

  原来黑鹰爪中还有另一枚鹰蛋,却也是硕果仅存,巨蟒有心要以那为破绽,找准机会杀灭二鹰!

  巨蟒也确实不凡,它当真咬住了黑鹰半边翅膀,蛇尾更是摆动起来,抽在黑鹰的右爪之上。黑鹰吃痛,右爪也是一松,金鹰叫声更加凄厉,发狠地啄瞎了一颗蛇目!

  如此二鹰一蟒摆出同归于尽的姿态,各自发狠发凶,再不计较手段,只管攻击对手。不过是便是血肉横飞,飞羽纷纷而落……

  徐子青却看得眼花缭乱,又见一物自空中落下,想起方才二鹰痛苦,再忆起前生父母对他珍爱疼惜。他就上前几步,放出自个不多的灵力,去托住了鹰蛋下坠之势。而后快步小跑,堪堪将鹰蛋接住。

  这才松了口气,徐子青将鹰蛋放入怀里的布兜中,小心护持。

  空中对战也是到了激烈处,巨蟒已然鲜血横流,二鹰也狼狈重伤,后双方更加凶恶狠扑,终于金鹰抓开了巨蟒的腹部,却被巨蟒咬住喉咙。黑鹰要去相助金鹰,然而巨蟒猛然以长尾绞住黑鹰。三只凶兽齐齐落地,金鹰早已咽气,巨蟒也渐渐虚弱,而黑鹰命虽还在,却被蛇尾缠住在地上不断狠命拍打,终究也没了动静。这一场鹰蟒之战,到后来,还是以同归于尽为结局。

  徐子青手掌护在胸口鹰蛋处,只觉得气血翻腾。之前这一战何其惨烈,不过短短几分钟罢了,已然没了三条兽命。

  他有些微微喘气,才发觉原来刚刚他已是屏住了呼吸。

  四周都是一片狼藉,土石草木都被三兽弄得零落分散,好些山壁给打得开裂了,好端端的奇骏山峰被糟蹋得不成样子。

  徐子青看那巨蟒蛇鳞,想起方才在洞里见到那些,心里有些后怕。

  这洞穴该就是此蟒居所,也不知何故让这蟒与那二鹰相斗,才让他捡了性命。不然若是巨蟒半夜而归,他给堵在洞里,就要葬身蟒腹了。

  这三头禽兽都很是凶猛,也不知是否开了灵智、活了多少年、体内又有没有妖丹。不过这与徐子青无干,他擦了把汗,倒是没有想离开的意思了。

  恰在此时,远方忽然出现几个人影,徐子青一惊,快速退到洞穴之中,又以一块山石遮掩了洞口,小心地自里面向外望去。

  只见有一个蓝衣青年脚踏飞剑而来,正落在那三头禽兽的尸身前面,脸上颇有喜色。然而转瞬间又有几个人影降下,都是用了法器飞来,或是葫芦,或是玉尺、绸带,有男有女,俱是神采飞扬。

  徐子青看不穿众人修为,但好歹也知道,既然能御器飞行,至少修为也在炼气五层以上。他若是冒出头去,恐怕都不够人一勺子烩的。那里面倒也有徐家之人,只是与徐子青并不相熟。他默默藏好,心知这些人等约莫都是因三头禽□战而来。

  那三头禽兽尸身极为庞大,那些个炼气修士见到尸身,眼中都是一亮。

  就有人说道:“这巨蟒修行怕不有三百年之久,其背生双翼,莫不是有上古应龙血统?”

  其中黄衫少女语声婉转,神情淡漠:“此物乃是黑鳞玄蛇,身具上古化蛇血脉,远不是应龙那神物可比。道行确有三百年,若是再过个两百年来,就能生出一角,化为玄蛟。”

  众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原先提及应龙血统者,本来只是玩笑。不料想这区区一条妖蛇,竟当真有上古血脉!虽不是应龙,可化蛇亦是能弄大水的凶兽。若是等着黑鳞玄蛇有了千年道行,激发血脉,便可以觉醒蕴藏于血脉之中的化蛇神通,到时就连金丹修士,也要惧它三分!

  于是众人再看向那蟒尸的目光,就更灼热了几分。

  忽然有人又问道:“黑鳞玄蛇如此了得,那一对鹰儿又是何等异种?竟能与它同归于尽!”

  其余人等也是想起来,都有疑问。看那二鹰一雌一雄,本没什么特别,可想它们对手乃是异种,便又觉不同寻常起来。

  还是那黄衫少女走过去,打量一番,曼声说道:“雌鹰不过是修了五百年的普通黑鹰罢了,不过雄鹰也是异种,那通体金羽,只怕血脉中蕴有一丝大鹏血气。可惜血气极淡,几近于无,而金鹰道行才二百余年,因此不能是黑鳞玄蛇的对手。”

  普通禽兽修行若是得法,百年就有妖丹藏于体内。这三只禽兽自然也都有妖丹,而这类妖兽之躯,尸身内外也尽皆是宝。众人齐齐发现了这几句兽尸,并不能独吞,可也都想要得些便宜。

  徐子青数了一数,在场总共八人,其中田家、徐家、孟家都只得一人,罗家却有三人,魏家来了两人。若是凭借人数来分,自然要罗家占了大头。可若论修为,这些个都是各世家出众的子弟,修为多在炼气五六层之间,偏偏有一个孟家的修为已达炼气七层,便是方才与人介绍三头禽兽来历的黄衫少女,分法又该有些不同。

  一时之间,众人也拿不定主意,议论纷纷互不相让,都不肯让旁人得了好处。

  眼看就要拼斗一场争夺,这时众人却忽觉身上发凉,仿佛有一股寒意自四面八方侵袭而来,使人战栗不已。

  好强大的灵压!

  这、这难道是筑基修士!

  在此等威势之下,众人都不敢动。却见天外一道流光急速飞来,就落在众rén miàn前。人影突显,正是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气质挺拔,周身寒意凛然。

  这人转过头来,只见他相貌俊朗,轮廓分明,眼角眉梢都带着一缕坚硬的冷意,让人不敢冒犯。

  “见过徐前辈!”众修士见到此人,都是一齐行礼,极为恭敬。

  徐子青也认出他来,他竟是徐紫枫!

  徐紫枫身负长剑,通体灵光。便是只站在此处,就有那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场。

  他的目光在众修士身上扫了一眼,并未说话,只抬起手掌,打出了一个宝光流转的物事。

  有修士认出来:“上品储物袋!”

  除徐家那修士脸上带着喜意以外,余下众人都是失望至极。他们在此处争得如何凶狠,但在徐紫枫面前,却都不值一哂。顿时各个后悔不已。若早知如此,方才就不该争执,早早随意取下兽尸身上部分离去就是了。

  果不其然,徐紫枫并不与人叙话,那储物袋在空中吞吐一瞬,三具禽兽尸身就被吸了进去,一点不剩。

  其他修士也不敢有何意见,徐家修士已然站到了徐紫枫身后,而徐紫枫目光一凝,便往被山石遮掩的蛇窟看去。

  “出来。”他冷声道。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