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心行走,徐子青可说是战战兢兢。他修行才不足一年、修为仅仅炼气一层而已,那条斑身妖蛇却有百年的道行,便是他手里有符,也戒惧不已。

  这也不能怪徐子青忐忑,他前世十八岁早夭,一生困在病房方寸之地,今生才过十三载,又都是在那有如世外桃源般的小庄子里过活,心性只能算个少年。就算是因为年岁显得比同龄人稳重一些,也过不到哪里。之前那条妖蛇,更是他前所未见的凶物,怎能不怕?可后来遇着的那两名修士,看年纪不比他大上多少,杀那妖蛇竟只在反掌之间!如此看来,对他而言凶狠不已的妖蛇,在普通修士看来,能力却是颇为平常。

  一面想着,他难免苦笑。果然他实力微弱,到了这秘境里,连那妖蛇都能轻易对付于它,前方还不知会遇到多少更加凶戾可怕的妖物了。

  叹一口气,如今已经是跟贺管事失散,多想也没有用处,还是慢慢行走、躲避着些人罢。

  于是徐子青只管找那林子稀疏、草地不深的地方试探前行,手里则扣了一张红符,有收敛气息的效用。只是持续时间太短,才仅能维持两个时辰而已。他现下还没遇到大难,便先防备着,若是遇见什么危及生命的大艰险,就可以立时将它祭出,逃一条小命。

  就这样躲了一阵,徐子青就遇到了新的麻烦。

  区区炼气修为,根本还不能辟谷,走了这么大半天的道路,即使好运没再遇见妖兽,却肚子饿了。

  按了按已然有些发疼的小腹,徐子青苦笑一声,准备找些东西来吃。

  好在这秘境中灵气丰沛,催生出不少植物来,虽不见得各个都是灵物,可但凡是果实之类,都生得个大饱满,颜色鲜亮。徐子青只需要查探一番四周有无危险,就可以摘下取用。

  恰在前方一蓬草丛里,点缀着许多拇指大小的条形果实,徐子青快步走过去,先是打出一团灵力一个试探,见确实没有异象,才慢慢走过去。

  到了草丛边,他又等了片刻,这才小心地以灵力卷下一颗果实,在地面上擦破。顿时有淡淡的果香传来,这气味颇有些熟悉。

  徐子青仔细回想,灵光一动,他再用心观察那植物的叶片根茎,才记起《灵草图鉴》中有载,这竟然是珊瑚草。

  照记载,珊瑚草仅是一种极普通的灵草,含有灵气量也极微弱。若是在俗世里,算得上是一种能快速止血的良药,但是在修士眼中,则十分无用。《灵草图鉴》原也是因其确实含有灵气才将它收录,多余的介绍也是没有。

  对此时的徐子青而言,这珊瑚草还是有用的。它结出来的果实味甜无毒,并不如一些灵果能增长修为,但用来充饥,却是无妨。

  既然没什么危险,徐子青就立刻动手,将果实全部摘下,用衣摆兜了起来。之后席地而坐,极快地开吃。因时间紧急,还要防备四周,徐子青只是略用手蹭了蹭表皮就囫囵塞进嘴里,反正秘境里少有灰尘,也不碍事。

  不多时将果子吃了一空,饥肠辘辘的胃才略有饱足感,徐子青拍拍手,站起身继续往前方走去。

  按进来前的说法,秘境开启共有三日,这三日里众修士尽可能多弄到一些好处,而时间一到,秘境就会将人全部弹出,封闭秘境。

  这样对徐子青可算有利,他这点微末实力,要想安全跟其余人等会和何其艰难!但若是想方设法地在秘境中躲藏几日等待秘境封闭,倒是容易多了。

  如此想着,徐子青就思忖要去找个山洞躲一躲,不过这秘境里隐藏着无数杀机,也不知妖兽们都在哪里栖息。深山碧水中必定潜伏不少,仍是要谨慎为上。

  想好便做,徐子青只当这是一次单人徒步旅行,就找准一座看来不甚险峻的山峰,往那里去走。路上也看到一些能充饥的野果,自然是摘下许多,用找到的结实叶片包裹缠好,真是半点也不敢耽搁。

  只是事情总不能尽如人意,就在徐子青攀到那峰上找寻洞穴之时,却遭遇了一头有小牛犊大小的虎兔!

  这虎兔头顶一个“王”字,通体虎斑,口里也有利齿,身形虽然肥壮,却也有野兔跳跃的灵敏。它看来是个吃人的野兽,见到徐子青上得山来,就扑将过去,把他当做了猎物。

  徐子青却没想到这秘境里的兔子也这般可怕,慌乱闪避时,衣袖与裤腿都被虎兔利爪撕破,险险就要擦到他的皮肤。无奈之下,他只好拍出一张红符,正是爆炎符。

  只见红符浮在半空,下一瞬一团赤红火焰激射而出,直往虎兔身上打去!虎兔一惊,立刻跳了起来,却被这团火焰沾上边儿,火焰猛然爆开,“啪!”发出一声炸响!

  那虎兔哀嚎不已,立刻翻滚在地上,火星却没有灭掉,转瞬之间,它已然被烧得皮开肉绽,彻底死去了!

  徐子青没想到爆炎符威力如此之大,有些不忍。奈何此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即便虎兔死状再如何可怕,他却也只能如此。松了口气,他也没想去将虎兔的尸身拿来食用,只是照旧扣了一张符箓,快步往山上攀去。

  遇见这只虎兔后,接下来却运道不错,没再碰上什么危险。徐子青在山腰处徘徊一番,却没找到洞穴,这让他不由得有些心灰。眼看天色将晚,让人免不了有些焦急,徐子青想了想,又往更高处爬去。

  大约又细心寻找了半个时辰,总算是在右侧高约三尺的石崖上发现了一个洞窟,约莫只有一人多高,宽嘛,约莫也只能由一个身形瘦小的钻进去。徐子青已是欢喜非常,他如今才十三岁,正是身量矮小,于是找到一块垫脚的石头,用手扒住洞口,撑起身子钻到洞里。

  进了洞,徐子青只觉得四周一片模糊,难以看清洞中之物。而因着此处在山阴之面,光亮更显暗淡。他没有多想,用手在洞壁上摸了摸,有些湿漉漉的,再在地面上摸一摸,也有些泥土痕迹。

  这让徐子青有些不安,山中的洞穴,若是无主的还好,若是有妖兽居于其中……不过想到这洞里地方狭小,而外面天色已暗恐怕更加危险,他也只得冒一冒险了。

  考虑好后,徐子青站起身,扶着洞壁往洞穴深处一步步走去。还好,洞里没有嗅到什么腥气,自然是没什么大型猛兽寄居的,而血味也没有,应该不曾有过猛兽在洞中进食。

  洞窟从外头看来并不算宽大,不过倒是颇深,徐子青足足向前走了五六十米,才触碰到底。洞里没有岔路,统共只有这一条道路,也不是笔直,反而有几个弯拐,但此洞里的确安全。徐子青微微一笑,放心盘腿打坐。

  他先前心思还有些不安,但渐渐也静下心来。他到底也是个随遇而安之人,又性情平和,虽不敢在此地冲击穴窍,可趁机多多吸收灵气,也是不碍的。

  一夜到亮,寂然无声。

  外头的光线亮了起来,洞穴里也有些光透进。徐子青睁开眼,眼中青芒闪动,正是木属灵力运转的迹象。

  待灵力在体内运转十八小周天后,那些尚未打通的穴窍,也似乎有些软化起来。尽管离打通还早,却有一线曙光。

  青芒终于收敛,露出徐子青一双黑白分明的温润眸子,他向四处一看,却有些讶然。原来就在他身子左侧之处,有一堆漆黑的物事,他昨夜自然看不清,现下这极暗的微光里,他倒能瞧见一点轮廓了。

  到底是个少年人,他有些好奇地走过去,伸手要去触碰。却想了想,在即将碰到的刹那停下来。

  也不知是否有毒……

  心里一个咯噔,这碰是不敢碰了,不过看倒是敢看的。徐子青干脆蹲下来打量,这才发现原来有鳞片反射黑光。

  再仔细去看,才发现这堆物事竟呈现长条形状,而鳞片连着皮革,像是整个脱落下来的,这便让他有了一个猜测。

  约莫是……蛇蜕皮。

  之后又是咋舌,如此大片蛇皮,且蛇鳞足有半个拳头大小,试想一下,这蛇本体想必极为庞大。甚至说不准便是一只妖兽!

  那这洞窟里,难不成是蛇窟!

  徐子青大骇,他想起这洞穴细窄,甬道弯弯曲曲,顿时与脑中猜想一一印证。当下慌不迭站起身,拔腿就往洞外走去。

  他或者运道好,昨夜妖蛇并未归来,可谁知它何时便会突然出现?真是不敢再有一刻耽搁,这洞穴是绝不能继续住下去的。

  越是往外走,蛛丝马迹就越是多了起来。徐子青进来时靠着右方扶着石壁,故而没有瞧见,原来在左边地面上,零落地丢着许多枯骨。看那年月久远,怪道没有腥臭之气。

  地面上蛇类爬行痕迹蜿蜒,边角处亦有些许鳞片散落,徐子青越走越急,竟到后来小跑起来,直冲到洞外去!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有一道浓烈腥气传来,同时沙石飞溅,而天空中,却突兀地刮起大风来。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