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眼就到了开原之日,徐正天率十数位太上长老并若干炼气□层之上的修为高深之辈,一同护持众将进入秘境的百名徐氏子弟,乘金喙仙鹤浩浩荡荡往极北之地而去。

  那极北之地,便是林原秘境所在。

  金喙仙鹤共有十头,此处乃是一次盛会,故而全部出动。徐子青身为资质下下的杂役,因贺老头之故方能前去,便只能居于末端,立在 第 014 章 ,却也对田塍迟来之事有所不满。

  田塍来到此处,立时往三家处拱手:“失礼失礼,我儿突破在即,使我这做老子的不得不为其护法,故而迟了。幸好吉时未晚,不然我田某人真不知该如何谢罪。”

  他好歹是个筑基修士,既然已经谢罪,余下人等也不会不依不饶。徐子青瞧见,他身后站了个浑身灵光的男子,正是田亮。他既然不遮掩修为,便给如徐子青这等修为弱小者极大的压力。

  恰在此时吉时到了,那五个漆黑孔洞爆射金光,四处摇摆。

  只听孟家家主一声厉喝:“出剑!”

  另四位家主便与他一同抬手,掌心一道白光迸射,直往那孔洞之一刺去!

  眨眼间,玉剑对上孔洞,石碑上金光越发炽烈,但凡扫到谁人,都要有灼痛之感。贺老头祭出一件法器,将他与徐子青都罩在下头,也将金光尽皆遮挡在外。再看旁人也是纷纷祭出法器,异彩光芒吞吐,十分了得。

  徐子青瞧得目不转睛,忽然石碑猛然暴增数倍,突然炸裂——便碎作五块,分别飞向五位家主手中。

  石碑炸裂后,碑后虚空骤然出现一个黑点,随即变为漩涡,越发增大,产生了极大的风力。众家主一声厉喝:“咄!”

  那五块石碑碎片上光芒大盛,形成了巨大的光罩,虚虚地悬浮在前方。那些个要进入秘境的修士、子弟纷纷使用妙法穿入罩中,徐子青无法可去,还在焦虑,就被贺老头拉住了胳膊,之后身子一轻,踩在了一处坚硬的所在。

  徐子青睁眼一看,原来脚下正是那光罩的底部,说来奇怪,进入时分明没有感到阻碍,然而进来以后再去触摸光壁,就觉得硬实无比。还未等他多想,光罩又已浮起,直直地往那漩涡之中投去。

  ·

  一阵头晕目眩,像是遭受了无数的颠簸,终于停顿下来。徐子青才回过神,就见到那一个光罩在空中分崩离析,霎时间所有人都被抛了出去!

  他一个小小炼气一层的修士,只得勉力运起所有灵力护住全身,却在落到地上时仍是痛得发慌。修士确是踏入仙路,然而徐子青却是最底层的一个,便是打通了若□窍,身子的强度也还有许多欠缺。

  再一看周围,贺老头早不知被仍去了哪里,附近都是没人,身下则是一片软地,有许多茸茸细草,绿意盎然。

  花气芬芳,鸟鸣婉转,边处有许多数丈高的古木,茎干虬结。远方又有数座峰头绵延,奇峻雄伟。深吸一口气,七窍中更是清新一片。

  好浓烈的灵气!若这里便是秘境,秘境当真是美丽得很。

  徐子青站起身,拍一拍衣摆上的尘土,往四处看去。不仅贺老头不在,其余人等也一个未见。难不成是失散了?或说出了什么意外?

  思索再三也不能确定,徐子青慢慢寻路向前走去,手心却轻轻抚了抚袖口。原来贺老头虽觉在秘境中徐子青与自己在一处、定能照管好他,但也担忧或有意外,便将手头的符箓给了他四五张,权作护身之用。

  在踏入仙路的修士手里,符箓素来都有大用。徐子青虽然还不能使用灵符,但炼气期修士通常所用的黄符、红符、绿符三种符箓里,绿符是颇难得的,贺老头却给了他一张,次一等的红符也有三张,仔细谨慎一些的话,也能使得。

  因着秘境里灵气充裕,各种灵草也有不少,徐子青一路走过,一路辨认,发现颇有些认得,那些个灵草图鉴,毕竟没有白白背诵。可惜他手里没有器物,也不能将它们采集,只得不去动了。

  眼前四下虽说无人,徐子青却仍是慎之又慎,秘境虽美,对他这孤身一人的炼气一层小修士而言,恐怕也是十分危险。

  正想时,耳后忽然有一阵腥风传来,徐子青瞳孔一缩,旋身扑向旁边。果然就在他原本站立之处有一摊乌黑水迹滋滋作响,像是被泼了一捧硫酸,顿时腐蚀了大片。是什么东西?!徐子青倒吸一口凉气,慌忙又退了两步,目光也立刻朝周围快速探看起来。

  跟着又有一团黑水喷来,徐子青再度朝右掠开,随即顺着黑水来处看去,就见到在一棵古木上,探出来的枯枝上正盘着一条儿臂粗的花蛇,鳞片斑斓,嘶嘶吐信。它见徐子青留意到它,又是张口吐出黑水,徐子青这时才知,那便是花蛇毒液,一旦被沾到半点在身上,就要和那被腐蚀了的草地一般了!

  徐子青神色戒备,他如今体内灵力极少,穴窍也不过打通了几个,根本不会是这异蛇的对手。异蛇有些惫懒,侧头朝他看来,眼中有一丝轻鄙。徐子青又是一惊,这蛇竟像是有些灵智了,果然是秘境中物,绝不能小觑。

  也不知异蛇到底有多少手段,徐子青手指探入袖中,捏住一张红符,准备一有不妥,就要激射而出!与异蛇对峙片刻,异蛇毫无动作。徐子青便缓步后退,手指却捏得更加紧了。

  约莫退了有四五米,异蛇突然昂起身子,骤然向前探出!

  徐子青刚要打出红符,却见那异蛇竟定住不动了,蛇口还张得极大,露出里面四颗极长的勾牙。

  “二哥,你看我这一手定身术如何?”就听到一道少年清越嗓音响起,“它可是斑身妖蛇,看我捉来挖出它的内丹给二哥炼药!”

  另一道嗓音有些成熟,带着宠溺:“五弟的定身术已有八分火候了。这斑身妖蛇约莫有百年道行,内丹正有可为,愚兄在此便谢过五弟这一份大礼。”

  徐子青惊魂稍定,抬眼一看,见到有两人联袂而来。其中一人形貌年少,另一人身姿修长,都是脸生。

  他刚欲道谢,就见少年颇有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你这人还留着作甚?我兄弟要杀蛇剖丹,你灵力低弱,还不速速离去!”

  徐子青心知这两人是救了自己一命,便是并非刻意,也让他受惠。这少年言语虽不好听,不过他们与自己非亲非故,又是刚猎到妖物取得战利品的时候,他要当真留在这里,才是行为不当。便略躬身道了谢,立时转身离去。

  只是经此一事,徐子青对这秘境戒慎之心更甚,一举一动也越发小心起来。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