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惟如今二十五岁,长徐紫罗八岁,已经是炼气二层巅峰修为。这样的修为比起徐紫罗来差上一些,但是在整个宗家十岁后始终无法突破炼气三层的比比皆是,他也算不错了。

  这个庄惟是依附于徐家的小家族中人,早徐紫罗几年进入宗家,不知怎么的似乎对徐紫罗一见钟情,初时就多有照顾,徐紫罗后来修炼速度快过庄惟,对他就生出轻鄙,而庄惟却还是百般相护,全不把她的态度放在心上。等到徐紫罗先他一步突破炼气三层,就更不把庄惟看在眼里,庄惟仍是毫不在意。

  但凡是认识庄惟之人,都知道他对徐紫罗情有独钟了。庄惟的脾气好,为人也不错,徐紫罗却正是相反,她有几分姿色,性情则很是刁蛮,庄惟有许多朋友都为他不值,他也只是笑笑罢了。

  徐子青并不知道庄惟与徐紫罗的纠葛,可对庄惟的感觉甚好。两人都是性格平和之人,在药园这里说了几句话后,也觉得意气相投。徐子青并不看低自己,庄惟也没有瞧不上徐子青的实力低微,这样不知不觉间,就聊了半个时辰之久。

  后来还是徐子青反应过来,一看天色,对庄惟笑道:“庄兄,还未问你,你来这里是想要什么灵草?”

  庄惟也回过神,一拍额道:“跟子青贤弟你聊得兴起,竟然忘记了。我原本是奉院主之命,来求十株红绫草的……”之后见到徐紫罗要对百草园中人出手,才先阻止下来。

  徐子青了然,就笑道:“正好有红绫草成熟,我去给庄兄取来。”

  庄惟憨然一笑:“如此就多谢子青贤弟了。”

  红绫草是一种初级的灵草,摘取时只需要用带着灵力的刀具从地面平平切下即可,并不需要采药人本身的灵力。所以这样的简单灵草,就是徐子青自己也能够摘取。

  徐子青去了那一片药圃里,昨日刚成熟了有二十多株的模样。他挑品相最好的十株切下,盛放在一个木盒里,小心地捧给了庄惟。

  庄惟接过一看,果然色泽、叶脉都保存良好。他心知这是徐子青特意为他挑来,就再次道过谢,才快步离去。

  因为这一次意外,徐子青便交了这一个朋友,晚上入定修炼时,似乎是哪里有所顿悟,丹田中的灵气飞快地压缩下去,最终发出一声爆鸣,量变化为质变,扎下了一点灵源。

  从此,徐子青就有了炼气一层的修为!

  ·

  贺老头上下打量徐子青,啧啧称奇:“好小子,这才三个月工夫,你便有了炼气一层的修为,果真是造化不小!”

  徐子青怔一下,连忙说道:“是前辈教得好。”

  贺老头摇头道:“你也不必自谦。与你一同入门的诸位子弟尚在不断汲取天地灵气,唯独你一个扎下灵源,足见你天赋不错。我却不知为何你会被评为资质‘下下’,如你这般短时间就修到炼气一层之人乃是下下之资,老头子我当年历经三年,岂不是连下下都不如么!”

  徐子青自己也吓了一跳。他三月扎下灵源,以为旁人都比他快上许多,此时听贺老头这般说,才知道原来自己竟是最快的。

  贺老头感叹一番,才正色道:“徐子青,你这样的资质,在我这里打杂却是埋没了。你若是想,我可以为你去同家主分说,将你调入东边主院里去。只是你当初被法阵评下的资质不行,恐怕要从四院开始。你若是能在那里势如破竹般突破炼气二层,想必直接调去一院也不难。”

  徐子青听完,思忖片刻后,却摇了摇头:“不必了,贺管事。子青只想在这百草园里修炼,并不想去东边主院之中。”

  贺老头奇怪道:“你真不想去?在我这里你没得资源,可去了主院,每月都有分配,更能服用丹药增进修为。老头儿我看你做事勤奋,修炼也刻苦,到了主院后未必不能出头。”

  徐子青还是拒绝:“子青对灵草甚有兴趣,还请贺管事成全。”

  见他态度如此坚决,贺老头才不再劝说。他有心要让徐子青奔一个好前程,但听到徐子青说道喜爱灵草、甘愿在百草园中自己修行的话来,心里却一边为他惋惜,一边又有些欢喜。他也是挚爱灵草之人,不然以他早早就有炼气九层的修为,怎么可能在这里伺弄灵草?早就去做一个太上长老享清福了!现在发现徐子青和他有了相同的爱好,不禁就由以前的三分顺眼,变成了七分顺眼。

  于是他就笑道:“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便替你瞒下此事。你且努力修炼,好生照料灵草。”

  徐子青也露出笑容:“多谢贺管事,晚辈感激不尽。”

  之后贺老头教导徐子青更加用心细致,徐子青也有感觉,自己似乎与这位古板乖戾的贺管事渐渐亲近起来。

  近些日子以来,贺老头忽然停下来指点徐子青伺弄灵草之事,而是让他专心修炼,园子里的事情,也被贺老头一手处理。徐子青百思不得其解,但能长时间修炼也没有不好,故而就听从吩咐,一心一意打坐入定。

  灵力的吸收仍然很顺畅,同时也很稳定。其他四属性灵气依然对徐子青全不理会,木气则对他很是亲睐。

  任督二脉可以说是修真之始,打通起来也是相当困难。就算是有了功法来进行修习,但一天天用功却始终连一个穴窍都冲击不开,这种磨人的感受也是异常难受的。

  不知不觉间又一个月过去,徐子青总算是打通了督脉上八个穴窍。其中头两个穴窍比较困难,难关攻克后,后六个就相对简单一些。

  中间贺老头也过来询问过徐子青修炼进度,想了一想后,徐子青还是只报了三个穴窍。他倒不是有心要防备贺老头什么,只是他多少也知道,如果自己想要在百草园里安稳修炼,也不能做出头的椽子。贺老头确实看重他,但也忠心徐家,他若真的这般一路进步下去,即便是贺老头一直瞒着,一朝事发,只怕他们两人都落不得好处。徐子青想着,既然之前扎下灵源的速度被称“极快”,那么想必现在这速度也不会很慢。下意识的,他就谦逊起来。

  果然,贺老头听说他一个月打通三个穴窍,很是惊讶,直说进步非凡。

  徐子青听到,暗暗皱了眉,不知怎么的有了一种不安感,忙道:“头一个穴窍打通废了许多工夫,后两个就容易些,不过打通三个之后,在第四个穴窍上反而又滞碍起来。”

  贺老头“哈哈”一笑:“修行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你在这里潜心修炼就是。日日苦功下去,总有获得回报的那天。”

  徐子青躬身:“晚辈明白,多谢贺管事教诲。”

  时光飞逝,转眼就是开原之时。

  所谓开原,乃是开启一片荒野林原,亦算是一处小秘境。在这昊天小世界中,已然出现的共有三处小秘境,其中徐家与另外田家、罗家、孟家、魏家四大修真世家共同掌管这“林原秘境”,还有两处小秘境则掌握在海外仙山大派手中。

  林原秘境开启时极有规律,每五年开启一次,内中有无数灵草异兽、山珍林宝,但凡是能进入其中者,多多少少都有所收获。

  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进入这个秘境之中,必须有玉剑作为引导。五大修真世家家主手里各有一把玉剑,在进入前,能将进入众人笼罩在一层禁制之中,进入后禁制消失,就可以开始寻宝了。

  只是既然是秘境,自然也有危险。这些年来能进入秘境者或是经由家主特别准许,或是资质不凡,或是其他缘由,总之人数不能超过百人。不然玉剑的效用便会产生差池,而多出的人也将不知被传送到哪里去了。

  还有两日就要赶往秘境入口,徐子青到此时方知自己也有份进入。原来贺管事因徐子青对灵草伺弄极有兴趣,就想要带他亲自去野外见识一番,要说灵草生长繁多之处,秘境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家主徐正天听闻徐子青有望继承贺老头的衣钵长驻百草园,便应允了贺老头的请求。这便也是为何这段时日以来贺老头一直要徐子青长时间修炼的原因之一。秘境中虽然灵物众多,可瓜分者也不少,这样一来在秘境中也是有人对旁人动手的,只出来时推说不曾见或者被异兽杀之,便能安然无事。

  贺老头虽然决心在秘境中好生保护徐子青,但旁人的保护毕竟是身外之物,他也希望徐子青本身实力能更强上几分,哪怕是不能退敌,好歹也能吊得住性命,也好撑到贺老头相救。

  听得贺老头一番叙述,徐子青眼中一亮,心里跃跃欲试起来。因修仙而知天地广大,既然有机会能去秘境见识一番,他又如何能不动心呢?此番可真是被贺老头砸了一块大饼在头上了!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