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来,徐正天与田塍的斗法都在徐家上下流传。赞的自然是徐正天的修为高强,将田塍压得死死,骂得则是田塍蛮横无理,在徐家耀武扬威。

  徐子青身在百草园中,但也听到往来取药之人说了不少。

  近些时候,贺老头已然逐渐将一些简单的护持灵草之事交给他做,不外乎给固定的几种灵草或洒水或培土或除虫之类,却也让徐子青很是愉快。

  这一日午后,贺老头回去睡觉,让徐子青来看园子。已然不需要背诵药书的徐子青便欣然而往,在园中来回巡视。

  不多时,园外有人持灵牌进来,远远地传来不少细碎声响。

  “紫罗姐姐,听说你已经突破炼气三层啦,那不是很快就能进入飞鹫山了么?可真是太厉害了!”一个清脆的少女嗓音传来。

  徐子青略侧头,觉得有些耳熟,却并没有太在意。只是抽出一块方巾把手上的污泥擦擦,以免失礼于人。

  另一个女音也传过来:“管事长老说了,再过几日就是我进祠堂的日子。到时将心血寄托于玉符中,日后我再出门,便能随时得到家族援手。”这把声线里带着股傲慢,“我被引进飞鹫山后,丹药资源要多出三院数倍,你对我很是悉心,我必然不会忘了你的那一份。”

  之前的少女带着喜悦急急开口:“那小妹就多谢紫罗姐姐了!”

  那名为紫罗的女子笑了几声,很是得意。

  跟着少女又压低了嗓子,神秘地问道:“紫罗姐姐,你听说了没,那位田家主跟咱们的家主对上,竟然是因为一桩婚事。”

  徐紫罗声音扬高一些:“婚事?”

  少女低声道:“正是。传闻田家主是给他的嫡子田亮公子提亲来了,想要迎娶咱们飞鹫山上的徐紫棠姐姐,结果被家主一口回绝,才勃然大怒的。”

  听到这里,徐紫罗似乎很是不悦:“连田公子都看不上,那徐紫棠还想要如何?真是装模作样!前些时候田公子陪她四处游玩,还送了她一件法器,她却如此不知足!”

  少女似乎有些害怕徐紫罗的怒火,顿了一顿,才陪笑道:“紫罗姐姐说得是。要小妹来看,田公子配徐紫棠可是绰绰有余了,要说跟田公子最为般配的,还是紫罗姐姐!”

  徐紫罗像是有些高兴了,语气缓和了些:“算你会说话。”又是一叹,“不过家主为了一个徐紫棠这般跟田家撕破脸皮,我与田公子也是有缘无分了……”

  少女听得徐紫罗的话,又跟着叹了几口气,才故作不忿道:“徐紫棠只是仗着她有个好哥哥罢了,紫罗姐姐的资质可比她强得多!要小妹说,紫罗姐姐必定很快就能筑基,到时候就连家主也不能小瞧姐姐,那时跟田公子的缘分啊……”

  徐紫罗才嗔道:“子淑妹妹,你真有一张巧嘴。”

  两人嘀嘀咕咕地说了一通话,因着已在百草园里,就全入了徐子青的耳朵。徐子青摇摇头,眼观鼻鼻观心,垂目走上田畦,只当做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徐子淑与徐紫罗两人正说得兴起,突然发现已然走了进来,就噤了声。徐紫罗见徐子青眼生,就问道:“你是新来的杂役?”

  徐子青温和答道:“是,两位想要什么灵草?”

  徐子淑很快就认出了徐子青,她向来看他不顺眼。因为徐子青的存在,他们那一家人都显得不是那么名正言顺。尤其是徐子青归家后还特别得了个小院子的事儿,尤其让她这素来被捧在掌心的嫡女不快。不过不管怎么说,徐子青也是大房的嫡子,她是二房之人,年纪也小上一些,长幼有序,只能背地里讽刺几句罢了。直到来了宗家,她是中下的资质,而徐子青才是个下下,单是起点,她已是胜过他许多,才让她的心情骤然松快几分。

  而现在,她徐子淑早已巴上了能进入飞鹫山的贵人,可徐子青却只能在百草园做一个可怜的杂役,就更加让她快意了。

  徐紫罗对徐子青的印象倒是不坏,也是这个道理,不管是修仙人还是凡俗人,面相好的在异性面前总是要占些便宜的。徐子青十来岁的年纪,还未长开,不过眉目温润,不骄不躁,便是徐紫罗倾心的是那田亮,也对他这副容貌有些欣赏。

  徐子淑也很了解徐紫罗,但她可不能让徐子青攀上她,不然要是徐紫罗把他带走了,还不成为哽住她喉咙的利刺?于是就上前一步,冷声道:“紫罗姐姐是何等人物,你怎能态度这般怠慢?”

  徐紫罗本来对徐子青有所好感,听到徐子淑这话,她的骄横之气也激发起来。却也是,她到这里来要灵草,这一个少年杂役,竟然并不显得谦卑,莫不是没把她放在眼里?

  徐子青也不是庸人,他能感觉到徐子淑对他的敌意,倏然心中一动,想起曾经在徐氏分家小院的时候,在外头就有这么一把女声语出嘲讽,如今看来,就是徐子淑了。原想这只是个年幼的姑娘家,他两世为人,不当跟她一般见识。可如今都在宗家了,她却还是念念不忘要找他麻烦。尤其他之前听到了二女对话,知道那徐紫罗性情很是不好,徐子淑在她面前如此挑拨,可真不是一句“小女孩不懂事”就能揭过去了。

  果然徐紫罗怒道:“你这杂役,敢这样看不起我吗!”

  徐子青心中一叹,他这些日子接触人多了,见识到不讲理的也是不少,这情形下辩驳无用,不语最好。便后退一步道:“子青不敢。”

  只是徐子青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徐紫罗并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之前他遇到的那些,最多的就是口头上说得难听撒气罢了,动手的并没有的。可这个徐紫罗却把徐子青的退让当做了默认,劈手就是一掌打来!

  “你这无礼的小子,非要给你点颜色瞧瞧不可!”徐紫罗呵斥中,用力也有三分。她倒是没想打死人,多少对这里的贺老头有几分忌惮,不过却要让徐子青好好吃一番苦头。

  徐子青侧身躲避,可他不过是个连灵源都没扎下的菜鸟,怎么躲得开徐紫罗的雷霆一击?顿时肩头被打个正着。

  一股灼热的力量自皮肤侵入,刺骨的疼痛。徐子青疼得脸色发白,额头上的汗珠滚滚而下。不过他到底自诩是个男子汉,即使实在痛得厉害,也没有想要蜷缩下去的念头,只是苦苦支撑罢了。

  徐子淑见到徐子青狼狈模样,眼中光芒闪动。跟着她就挽住了徐紫罗的手臂,娇笑着说道:“紫罗姐姐好厉害!这一手灵力用得真是巧妙极了!”

  徐紫罗一时冲动,打伤了徐子青后也不是没有半点悔意,尤其是想起了那性子孤僻乖戾的贺老头,就忍不住皱眉。不过这下听了徐子淑的恭维,又觉得不算什么。她反正就要上飞鹫山了,就算贺老头再不给她上好的灵草又如何?飞鹫山上资源大把,她也不差这个!

  想到这里,她那一点悔意也全消了。只冷哼道:“我日后再来此处,若是还看见你如此鬼祟,就仔细你的性命!”

  徐紫罗的性子也很古怪,先前看徐子青顺眼,就觉得他生得不错,如今不顺眼了,就觉得鬼鬼祟祟。

  徐子青咬牙忍痛,并没有回答。他是和气,可不是任人欺凌。徐紫罗说到这个地步,难不成还要让他附和么!

  徐紫罗见他这般不上道,才消去的怒火又迸发出来,举掌要再打他一次——正在此时,百草园外匆匆走进一个男子,飞快地挡住了徐紫罗的手臂。

  “紫罗姑娘,请莫要动怒。”男子的长相并不很出众,但气息平和,却能让人心生好感。他挡住了徐紫罗这一次出手,又继续规劝,“这里毕竟是百草园,家主也是极看重的。”

  徐紫罗一怔,这才慢慢放下了手,口中却道:“我不用你管。”

  男子眸光黯了黯,也收回手,然后去扶住徐子青,打了一道灵力去他体内,这一回却是为了化解那些伤他的灵力。

  徐子青只觉得一道温润气流抚平经脉,让他一瞬间刺痛全消。

  “……多谢你了。”深吸了一口气,徐子青朝男子微微笑了笑。

  男子也怔了一下,就也回了个浅笑,有些憨厚的模样:“不客气,原本也是我们不对。”

  不对确实不对,却不是这男子,而是那徐紫罗。徐子青心里一片明了。但他也能看出这男子极在意徐紫罗,就不多言。

  徐紫罗看男子作为,眼中划过一丝不屑,也不找徐子青拿灵草了,转身就带着徐子淑离去。徐子淑唇角带笑,今后若有机会,她还会时常带人来转上一转的。

  二女离去,徐子青被男子搀扶着站稳了,便掸掸身上的泥土,一笑问道:“我是徐子青,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男子一笑,平凡的相貌也让人看得熨帖起来:“我叫庄惟,子青兄弟,很高兴认识你。”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