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草诀》。

  徐子青猛然一看,就觉得这三个字直直印入脑海,使得他往后一个趔趄,差点要栽倒下去。

  贺老头哈哈笑道:“你这般看法很是耗费心神,不可取,不可取。”

  徐子青赧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刚刚只是去看那功法名称,就觉得头晕目眩了。”

  贺老头说道:“这是自然。你莫看这只是一册薄书,也是曾经有大修为的能者所录,笔画之间自然带上了那大能的灵力。你还未曾引气,乍一见到,便会被这灵气震慑。”他谈及此处,又提醒道,“日后你若是有缘见到其他功法,也要切切小心,不得轻率行事。能力不够便贸然去修习高深功法,恐怕反而损伤己身。”

  “这一位大能书写时灵力温和,故而我敢给你这生手去看,可并非每一位大能都是好脾气的,若是你运气不好,遇到性情暴烈者所书功法,只一看那功法名称,便要被震伤了!”

  徐子青受教,躬身行礼:“多谢贺管事指点,晚辈省得了。”

  贺管事才摆摆手:“你拿去修习罢,其中自有引气的法门。你也莫要瞧不上它,这本《化草诀》虽说只是不入流,可也是其中较为出众的,又与我等伺弄灵草息息相关,许多年来,百草园中人皆是习它。你我的根脚到底是低了些,能学到它已属不易。你要是不满,日后修为上来了,自然可以再去寻觅其他功法。”

  这也是欣赏徐子青做事踏实,贺管事才会殷殷教诲,想要让这徐子青能真正在百草园中立足,待他寿元终了,也能将园子传交于他。

  再者,贺管事初时也的确学的是这本《化草诀》,待熟习之后,也有炼气五层的修为。那时他因灵草伺弄极好,破例得到家主赐下一本人级功法,只是不能随意授人,贺老头对徐子青说这一番话,也是希望能给他一些鼓励,让徐子青也能走上他的路子。

  徐子青对贺管事也很是感激,这老头儿尽管严厉,但言语间对他帮助颇多。这让此世出生后便没有长辈在身侧教导的徐子青,对他生出了许多敬意。

  贺老头吩咐完,就让徐子青自去修行,也没得工夫在这里久待。只说道:“若有疑难,先自己想着,实在困苦,再来问我。”

  徐子青自然喏喏答“是”。

  待贺老头离去,徐子青掩shàng mén,盘膝坐到了竹床上。

  他定定心,将书册 第 010 章 中在双眼之间,很快脑中呈现一片空白,这便是入了定。再将想法集中在灵气之上,就能见到眼前无边漆黑之中,突兀出现五色光点,稀稀疏疏,在各处漂浮不定。

  徐子青隐约知晓,这便是天地间五种属性的灵气,就有意要去捕捉。然而世间之事哪能如此简单?单是要分辨颜色已属不易,更何况还要一一尝试。

  这也是他运气不好。早先测试灵根之时,其他数人是个什么属性的灵根,都被管事报将出来,偏在轮到他的时候,只提了一个“下下”,以至于徐子青全然不知自己的属性。

  按理说在修习功法前,也能知道所学功法的属性。然而并不是所有功法都会给你说明,如同这不入流的功法,往往就是杂属性的——便就是说,任凭哪种灵根都能修习,然而到底吸收哪种灵气能修习得快,就全要靠你自己。

  因此徐子青只好将每一粒光点都去撩拨一遍,看看哪一种对他稍加青睐了。

  按照天地五行,他便从金色光点开始。徐子青有心与它有些联系,可那金色光点反而躲得更远,看来就不是了。随即是青色光点,这回顺畅多了,他才稍微召唤,那光点已经迫不及待冲来,直接从他眉心进入,滑下丹田。

  徐子青心中一喜,知道自己好歹引那木属性的灵气是成功的。只是还有踟蹰,他要是不每种都试一遍,唯恐错过其他。于是再试蓝色光点、红色光点与褐色光点。这一试他才知道,原来除了那青色光点格外喜欢跟他,其他四种都一点不睬。

  一时间他也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自卑,颇有些怔然。

  好在徐子青向来豁达,想着既然木气这样喜爱于他,他自然要同倍报之,于是从此放弃其他四气,专心吸收木气起来。

  因为屏蔽了其他四气,徐子青眼中从此只看到青色光点。他见它们由稀稀拉拉的一粒两粒,到十多粒、上百粒,越聚越多,也被他吸收得越来越快。这让徐子青渐渐进入状态,整个心境都变得空灵平和。

  灵气聚集在丹田之中,因为是木属,所以现出一种淡淡的柔和温暖,又蕴含着勃勃生机。

  吸收灵气的过程是非常舒服的,整个人都好似被某个温柔的大掌不停抚慰,又像是有温润的水流在**中轻轻冲刷,享受得好似要□出来。

  徐子青从来没有感觉过这样的快感,这也让他更进一步地明白,为什么世人都想修仙……就算不提修炼有成之后的好处,单单是这份舒适的感觉,也足够让人流连。

  这一入定就是七日七夜,徐子青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僵硬非常。

  他稍微动一动,骨节就是一阵“噼里啪啦”,他想动一动,才刚抬起手臂,就觉得好像皮肤都皲裂了一样。

  徐子青有些疑惑,睁开眼低头一看,顿时身体一僵。

  可不就是皲裂了么!

  他的手原本白净修长,如今却在表面覆上一层厚厚的黑色硬皮,好似数天没有洗澡所凝成的污垢,光是看一看,就觉得臭气熏鼻。

  从前世到今生,徐子青自觉就从来没有这么脏过!

  顾不得再感受一下入定后的余韵,也来不及欣喜自己的引气成功,徐子青快步下床,就出门去打水洗澡。刚出门,恰遇见今日收工回来的贺老头,再抬头一看,天色已然渐黑。

  贺老头顿住脚步,看着徐子青,神色也有几分复杂。

  他从未料到,他认下的这个小杂役,头回修习功法便能入定,而这一入定,便是七个日夜。

  在这修仙之界,引气入体速度快慢与天资厚薄有极大的关联,入定时间亦是如此。徐子青资质下下,原本不该这样快就能入定,更莫说还确实做到了引气入体,初步排除体内的杂质。

  这般快速,这般长久入定,在这昊天小世界中,也只传说有资质为上者曾经做到过。

  难不成是检验灵根时法阵出了错处?贺老头原这样想着,但一转念,又觉得不然。如今唯一的可能,便是徐子青天生与这门功法极为相合,才能如此迅速上手。

  心里大约有了想法,贺老头便不再往深处去想。他甘心在这里伺弄灵草,原本也是个不喜欢招惹麻烦的。但凭那法阵是不是错了,他收了这个杂役,便只管叫他安心做事就是。

  于是看了徐子青一眼,喝道:“既然醒了,就快些去洗净了,没得难看。”

  徐子青只以为自己身上脏污,让贺老头看了不悦,便笑了笑,赶紧去打水洁面洗身去了。却不曾看到贺老头落在他背后目光,一闪即过。

  这一场热水澡洗得极是舒适,只是为了搓净身上的污垢颇费了一番工夫。徐子青从浴桶里施施然出来,拿布巾擦了身,再换上一件百草园中给杂役备下的褐色短打常服。他长发半干不湿,忽然心念一动,丹田里的些微灵气就在百骸中转了一圈。霎时发也全干了。

  然而才做完这个,徐子青忽然脑袋一晕,不由得向后跌坐,喘了好一会儿气。跟着便觉得心悸,丹田里也是一阵翻腾,好似灵气有些震荡之感。

  慢慢匀了气息,徐子青才苦笑道:“果然是不能随意妄动,才入定区区几日就想要运用灵气,还是太托大了些。”

  他想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就把那一本《化草诀》再拿出来细看。

  果不其然,那引气之后尚有下文。

  原来引气入体这关过了,也不过是能够学会如何吸引天地灵气罢了。然而灵气入体还是灵气,需得要在丹田中积存再三。待丹田积满,再将灵气吸引而入,不断压缩。终于丹田中容无可容,就将由量变成质变,灵气化灵力,在丹田深处扎下一点灵力本源。而后再吸引灵气进来,将附着本源不断加厚,积存的也就一直是灵力了。当是时,炼气一层成。

  换言之,徐子青如今仍然是在修士门槛前徘徊,等扎下灵源后,才算是成了一个真正的修士。

  之后再来修炼,就是要打通任督二脉上五十二个穴窍,成就炼气二层。再每更进一层,都要打通两条经脉,穴窍数则是不定的。而且随功法不同,这打通经脉先后便不同,体内灵力循环也是不同。直至炼气九层,才有新的变化。

  徐子青所习《化草诀》,就是要在打通任督二脉后,先冲击奇经八脉之阴维、阳维二脉。不过这也是在炼气二层之后的事了。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