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紫棠当下拿了灵草告辞而去,田亮见美人走了,自然是连连跟上,末了也没忘了丢给徐子青一个凌厉眼刀,徐子青垂下头,闭了过去。

  后几日,徐子青照常记诵药书,不曾想这日晚膳后,他才记熟一本《神农草录》,就被贺老头叫到了一旁。

  徐子青不解,这时辰,该是他们各自在房中休憩之时,不知为何被唤了过来。

  却见贺老头抽了一袋子烟,问道:“你怎地不来求我?”

  徐子青不很明白:“近日来,贺管事您对晚辈指点颇多,已是感激不尽……”

  贺老头摆手:“并非是这个。那日你受到田家小子刁难,他恐怕还要找你麻烦,你还未有半点修为在身,竟不担忧性命么?你应明白,便是老头儿我,也不能时时护着你。”

  徐子青才知道贺老头的意思。他想了想,说道:“晚辈确是担忧己身性命,也想要早些修习功法,有一技傍身。只是晚辈早已答应了管事,要先将手中几本药书记熟。人无信则不立,药书还未读完,晚辈怎能厚颜来找管事求那功法?”

  贺老头盯着他的脸:“性命都没了,还要讲那劳什子的信誉?”

  徐子青正色道:“若是事事皆能出尔反尔,晚辈也不过是个摇摆不定之人。虽说晚辈尚未修行,但也明白那是大艰大难之途,如若连心念都不能坚持,恐怕即使踏入仙途,也绝不能有所成就,更不能保得性命。”

  “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贺老头脸上也难得带上些笑容来,“你能有此心,果然没有叫我看错人。”他说完,又问道,“你还有几本药书未看?”

  徐子青答道:“便只剩下《昊天草纲》了。”

  贺老头沉吟片刻,说道:“你先将这本草纲背熟,而后不计较何时,便来寻我。我传你功法。”又冷哼一声,“田亮此人你无需担忧,你只在我这里做一日杂役,他便奈何你不得。”

  徐子青大喜过望,立时行了一个大礼:“多谢贺管事。”

  这些时日以来徐子青没受到骚扰,自然不是那田亮放过了他,实在是因着他在徐家并无多少帮手。便是宗家有人有心巴结这个田家的公子,却不能拿到入百草园的灵牌,才叫他只好悻悻放手。恰在昨日,田家终是差人来接,田亮便是再不甘愿,也只得回去了。

  到了田家后,田亮径直进了主屋,对那家主说道:“父亲,你为何这般急切要孩儿回来?那徐紫棠这几日正对孩儿有些软和,孩儿再呆上一段时间,岂不是手到擒来!”

  原来徐紫棠得了贺老头的好处,有心给他面子,便抽了些工夫与田亮虚以委蛇,不让他去找徐子青麻烦。便是如此,态度也是不冷不热,不曾想却被田亮以为对他心仪,沾沾自喜起来。

  那家主田塍闻言大喜:“亮儿,你所言当真?”

  田亮颇有得色,说道:“父亲,你当孩儿是什么人了,若无把握,孩儿岂会如此对父亲说。”

  田塍击掌大笑:“那徐紫棠乃是徐家近百年来最出众的女子,亮儿能将她娶过门,定能为我儿生下天资出众的孩儿来!”他高兴之余,不禁起身拍了拍田亮的肩膀,“为父这就准备彩礼,让大长老到徐家提亲去!”

  田亮听到,也是十分喜悦,立时深深行礼:“孩儿多谢父亲!孩儿多谢父亲!”

  ·

  徐子青到底记忆力不凡,没过几日,已然背熟了最后一本药书,当时便去寻了贺老头。贺老头用烟杆敲了敲脊背,让徐子青一一背来,果然无一遗漏。徐子青对贺老头也是钦佩,若说他只是将书上内容记熟了,那贺老头便是融会贯通,有时问出的问题,便是徐子青已然倒背如流,也要细细思索一番,才能答得上来。

  一番对答后,贺老头神色缓和不少:“看来,你确是下了功夫,不错。”

  徐子青松口气,笑道:“还要多谢贺管事悉心教导。”

  贺老头对徐子青的功课满意了,便摊开手掌,霎时掌心出现一本泛黄的簿子:“此乃功法介绍,你应当先了解一二。”

  徐子青接过来,却还是忍不住问道:“贺管事,这簿子怎地……”

  贺老头哈哈一笑,他见这新收的杂役总是沉静稳重,现下突然显现出一点少年心性来,态度便更和蔼几分,一拍腰间,说道:“我这里有一个储物袋,与我心血相连,这本簿子我原本就放在其中,只消心念一动,便自然取了出来。”

  徐子青一笑,心里很是为这些手段震撼。他前生所见识到的所谓“科技”,顶天了也不过是将物品压缩,在等体积空间里装入更多东西。却不像现在他见到那贺管事的腰间悬挂着的一个区区锦囊般简便。那锦囊外观看来精致无比的,谁能料想,它里面竟然别有空间?

  再想一想日前遭遇,徐子青不由叹了口气。他原先只是想要依山傍水过此一生,如今见识到世界之大,又明白那仙路未知、神秘莫测,便也不由得生出一些野心。想要看山看水,想要与花草为伴,想要能健康长寿……如此种种,若没有实力在身,恐怕也不能活得长久。

  徐子青不愿惹事,偏偏总有事要惹他。他从前总以为世上人皆是要讲道理,如今看来,讲道理的人固然是有,可如若遇上了不讲道理之人,他也要能有余力好生护住自己才是。

  捧着那一本簿子,他朝贺管事点点头后,便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

  簿子中所记,皆是修仙常识,也让这徐子青在懵懂了十数年后,总算知晓了自己是出生在一个什么地方。

  宇宙之大、之广,有九千大世界,分上三千、中三千、下三千,每一个大世界又有无数小世界环绕,互通来往,彼此牵连。其中每一个小世界面积均为九九之数,大世界面积则为小世界的九九倍数,人数众多,浩如烟海。

  徐子青如今所处世界便为昊天小世界,乃是中三千世界倾陨大世界附属。莫看徐氏宗家如此名门做派,但仅仅在东方各大洲中,便有田家、罗家、孟家和魏家,与其齐名。另有许多海外仙山大派,单单能有薄名者,便有数十之多。

  这无数大小世界中,凡人都想修仙,然只有身具灵根者可行,若是仙缘深厚,则有望长生。而若要量仙缘深厚与否,一看气运,二看天资。气运者说虚无缥缈,等闲人算计不得,天资者说却十分明了。单灵根者仙缘最厚,五灵根者仙缘最薄。

  踏入仙路后,成就多少也要看功法好坏与天资厚薄。功法亦有属性,与灵根属性相合则进境快,相悖则进境缓慢。

  功法等级共有六种,为天、地、玄、黄、人,以及不入流,每一等又分为上、中、下三品。于昊天小世界中,没有师门的散修、亦或是世家各派中的底层弟子,所习往往为不入流功法,而被寄予厚望者,则修习人阶法门。黄阶的法门便已然很是难得,非天资纵横者不可学。而玄阶一出,则整个小世界修士趋之若鹜,争抢不休。至于天地二阶,从古至今,还不曾在小世界中见过……

  另有修士之间以灵石、灵珠易物,灵石与灵珠又有品级,法阵有品级,修士己身修为亦有品级……云云。

  这一看便入了迷,徐子青废寝忘食,足足看了三天两夜,充了两眼的血丝,才将簿子中所载看完。

  闭上书册,徐子青深吸一口气,心存敬畏。更加心生向往。

  莫怪世人都想修仙、得仙缘者人人钦羡,实在是仙路浩渺,人立于其上,仰天而望,难免心醉神迷。故而求仙、问仙、寻仙、修仙。

  看完这些,徐子青也是心潮澎湃,如今他始知天地之大,又明白己身之渺小。即便是他从前一心只在山野之地自在一生,此时也是豪情顿生。若是要与山水花草为伴,为何不踏遍九霄,览九天之山水、赏天下之花草?好容易脱开上一世沉疴多年的病躯,当真仅能活区区百年也就罢了,他分明有望长生,又怎么能甘心寿尽而死!

  “想明白了?”这时,一道嗓音自他耳膜中响起,直击入天灵,震荡心间。

  徐子青悚然而惊:“贺管事?”

  原来不知何时,贺老头来了又走,走了复来,这时正死死盯着他呢。

  贺老头笑道:“小子,你看得入迷,可是明白了?”

  徐子青缓缓摇头,复又缓缓点头:“虽说还未找到己身之道,却决心已定了。”

  贺老头满意地吸了口烟:“我久久不教你功法,你可怨怪过我?”

  徐子青说道:“贺管事为晚辈能将园中事做好煞费苦心,晚辈岂是那般不识好歹之人。”

  贺老头吐出烟来,道:“不错,在我百草园中做事,连灵草也不能全认得,又能有什么用处!”而后话锋一转,“不过单单认得灵草,也不能上工。伺弄灵草,不止要了解灵草习性,还要身具灵气,才能在伺弄之时,不伤其根基。”

  说完,他手掌再度摊开,这一回仍是一本书册,只有寥寥数页,而在那书册表皮,正写了三个蚊蚋小字。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