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懂田公子的意思,徐子青眉头锁得更紧,随即苦笑。他还是太过天真了,本以为来这里做杂役,就是辛苦些罢了,却忘了自己在这宗家地位低微,任一个身份高点都能够拿他撒气。徐子青性情温和,从来不愿让人为难,可旁人却未必这样。

  徐子青却是不知道,那田公子名为田亮,乃是罗天府田氏宗家家主之子,天生就是双灵根,灵根粗细相仿,资质中上,很是难得。

  在田家,田亮更是被族人捧着长成,各种资源供给不断,如今才刚过了三十岁,却已然有了炼气五层的修为了,可谓天才!自然高傲无比。一个区区养草的仆从,要打要杀,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田氏与徐氏宗族地位相差无几,时常互有往来。这一次田亮便是奉家主之命,到徐氏给三日前刚刚筑基的徐紫枫公子送礼,见到了徐紫枫的亲妹徐紫棠,顿时惊为天人,以至于呆了好几日后,还不肯离去。

  徐紫棠也是天之骄女,同样是双灵根的天才,她的灵根却是一粗一细,资质为上,与她的兄长仿佛。兄长徐紫枫今年刚过二十五,已然是筑基期的高手,这等不凡的修炼天赋,便是在整个昊天小世界中,亦能算作妖孽!他的亲生妹妹也不遑多让,分明才年过十八,却突破了炼气五层。单看修为似乎与田亮相当,但再看两人年纪,就知道田亮不如徐紫棠多矣。

  田亮心系徐紫棠,自然在她面前收敛傲气,百般讨好,旁人可得不到这般对待。而徐紫棠对田亮虽说不耐,但因为他身为家主之子,也不得不给那位同样是筑基期的高手面子,偶尔敷衍一回。

  这时听得田亮说起要拿这百草园的杂役出气,徐紫棠心中冷笑。百草园中的贺管事不止自身修为在练气九层,只说但凡他伺弄的灵草都能提高一个半个品相,就足以使宗族族长都让他三分。在这园子里,任凭是他们徐家多么显赫地位的天才,也不敢胡作非为。偏偏这个田亮拎不清,就敢让她对着贺管事手中的杂役下手。

  贺管事眼界素来颇高,徐紫棠可是听说了,难得这一个杂役半月余还未被逐,定然是让他满意的。她要真拿此人试鞭,日后还能在贺管事这里拿到上好的灵草么?也不知那田家的家主,是如何生出了这么一个眼高于顶却愚蠢如斯的儿子!

  再者,即便不是因着贺管事,她徐紫棠又需要田家的人来指点她做事么?她徐家的人,又怎能让一个田家之人说打便打!

  徐紫棠对田亮评价更差几分,面上却不显,只淡淡道:“此人还不曾引气,想来也是在得知消息后就立即赶来,惩戒就不必了。”

  徐子青微微讶异,他原以为这顿鞭子吃定了,没想到,这女子倒不似那男子一般跋扈。

  只见那田亮听得徐紫棠的言语,面色一变,随即笑道:“既然紫棠妹妹说了,就饶他这一遭罢。”

  徐子青还未松一口气,就受到那田亮一记恶意的目光,他心知此事没完,只是不晓得田亮将要何为。摇了摇头,徐子青也有几分无奈,田亮虽品性不堪,可地位实力均远在他之上,要怎样拿捏于他,他也只能待事到临头时,再做计较了。

  不过经此一事,徐子青突然有些顿悟,这徐氏宗家里,哪怕是极其偏僻的百草园,也成不了世外桃源。他想要平静度日……并不能轻易达成。

  徐子青转过身,态度自然地在前方带路。

  田亮看着他的背影,眼里又闪过一丝刻毒。

  在徐子青看来,这田亮不过是没事找事,落在他的身上,也只是他自己倒霉。可在田亮这里,找徐子青的茬却是大有道理。

  不过是一个卑贱的杂役,却让徐紫棠这位绝色美人另眼相待,这让百般讨好美人无果的田亮怎能不厌恶非常?

  诚然,若是徐子青长相丑恶又是他说。偏偏他虽然衣着简陋、年纪也不算大,相貌却很是俊雅,加上举止从容,哪怕是听闻要被处罚,也不像寻常人一般痛哭求饶,让那田亮心里便怨毒起来。他只想到,我如此身份,你这杂役却敢不崇拜讨好,便是罪无可恕!

  犹如芒刺在背,徐子青步调还是寻常。好在那田亮还有些理智,不曾在徐紫棠面前用修为威逼于他,但饶是如此,也让徐子青出了一身冷汗。

  或许很快又或许很慢,终是到了那一片灵草田畦之上,徐子青抬目看过去,就见到了贺老头忙于劳作的身影。心绪也渐渐安稳几分。

  徐子青道:“贺管事,人已然带到了。”

  贺老头拍了拍手上的泥土,说道:“你来盯着这龙爪花,两刻之内不能错眼。”

  徐子青应声“是”,接过一根竹签,蹲下照做。

  龙爪花培土后,两刻之内可能会引来食根虫,需得用竹签挑走。

  徐紫棠并不贸然过去,见到贺老头吩咐徐子青,便安静立于一边等待。田亮是不知这一个糟老头儿有什么可尊重的,不过美人不动,他也就暂且忍耐。

  贺老头交代完,才看向徐紫棠:“要什么?”

  徐紫棠规规矩矩行了个修士晚辈见前辈的礼节,才说道:“晚辈的兄长徐紫枫几日前筑基成功,现下精气亏损,故而来求一株千稷草。”

  千稷草生长于干旱之处,不开花,每株草有百枚叶片,长满后掉落,而后再度长满,十次之后,方为成熟。成熟的千稷草为补气丸的主药。

  徐紫枫筑基时消耗大量的精气,若是打坐需要一年半载才能补回,这期间境界不稳。但若是能服下一粒补气丸,不出十日,就能将境界稳固。

  千稷草采摘后,越是及早投入丹炉,炼制补气丸的成功率越高。徐紫枫如此天纵之姿,自然受到宗族看重,因此早早请了一位擅长炼丹的太上长老出手。徐紫棠与兄长感情甚笃,便亲自来求千稷草,等她回去,就可以开炉了。

  贺老头哼了一声:“等着。”

  徐紫棠毫无意见:“是,前辈。”

  旁边的田亮有心为美人撑腰,奈何在他刚要出言呵斥时,美人已然先对他摇了摇头。徐紫棠也很是无奈,她原本是想要速战速决的,偏生在下山时遇见了到处晃悠堵她的田亮,不得不带着一起过来。虽然得了一件下品巅峰法器,可送她东西的难道还少了?如今只盼望能阻止这厮犯蠢,让她安安稳稳地拿到千稷草。

  田亮见美人的注意力落到自己身上,便更是殷勤地与她说话。徐紫棠有一句没一句地随口应和,心思全在已然远去的贺老头身上。

  那边徐子青安心地观察龙爪花,全然忽视了徐紫棠一行四人。倒不是心怀怨恨,只是他看护龙爪花的这一段时间,实在是分心不得。

  贺老头料得果然不错,才刚过了一刻左右,就有一条漆黑的虫子自土中钻了出来。那虫身子大约有米粒粗、小指长,因颜色与龙爪花下所培灵土颜色相近,是很难发现的。

  徐子青见到后,右手提着竹签迅速朝下一勾,而后手腕一转,那虫子就被挑在了竹签上挣扎。事不宜迟,他左手握着的竹筒立刻对准竹签盖过,食根虫就进入竹筒之中。

  这虫子最害怕竹子的气味,进了筒中就立刻乖乖伏趴,一动也不动了。

  食根虫第一条被捉住,紧接着又出来了三四条,徐子青如法炮制,手腕动作比先前还快了好几分,到底还是将它们都投入竹筒。最后一条时他险些被它钻进土里,幸而竹签戳中那虫的尾巴,才没有前功尽弃。

  之后再没有虫子出来,徐子青擦擦额头薄汗,松了口气。

  这时候,有声音从头顶响起:“眼力尚好,动作太慢。”

  徐子青抬头一看,是贺老头,便笑了笑:“是。”他今生体力比前世好了不少,也没有病痛在身,可仍旧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早先读过许多药书,也知道如何处置一些灵草,然而毕竟是头回亲自捕捉食根虫,能做到地步,他自己也算满意了。

  贺老头显然觉得他还有进步的余地,却没有与他多说。只道:“跟我一起过去见人。”

  徐子青恭敬道:“是,贺管事。”

  徐紫棠老远见到贺老头回来,但又在半路停在那个少年杂役身后。她心中有些着急,却不敢催促,只能等待。

  后来贺老头带着少年杂役一起过来,她才略放下心来。

  贺老头看着徐紫棠,指一下徐子青说道:“这是我百草园的杂役,你认得了。”

  徐紫棠点点头:“晚辈明白。”这是在告诉她,之前在园门口的事情,贺老头都是知道的。同时贺老头的反应也让她知道,他对她的表现不算不满。

  贺老头这才抬手,把一个盒子递了过去:“你要的东西。”

  徐紫棠接过来,立时打开了它,待看清了灵草的模样,面上不由带了几分喜色,忍不住道:“多谢前辈!”

  之前的放低姿态果然有用,这一株千稷草,比起她曾经见过的那些,品相都要好上许多!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