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在那头大的光斑上,晃晃悠悠出现了一抹青光,极其清淡,仿佛是错觉一般,但认真看时,却又实实在在地就在那里。

  中年管事见状,有些犹疑不定,随即看向内堂长老。那内堂长老沉吟片刻,说道:“下下。”

  徐子青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是回去无望了。想到之前所见到的各色光柱,越是资质出众,那颜色越是明亮,他这样只有轻烟一般的微光,确实远有不及。

  只是如今非但要留下,而且资质也为最下一等,之后可说真是前途未卜了。

  暗自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徐子青也不再多想。

  剩下还有四五人也检验过灵根,其中有一个也是四灵根,不过一粗三细,资质也是中下。

  因而这一次从凤林城而来的徐氏分家子弟二十三人中,共有六人身具灵根,是相当不错了。尤其是还有徐子淑与四灵根的徐子千,两人都是中下资质,在分家的血脉中,更是少见。

  没有灵根的十多名子弟被另一位侍女带领出去,到外堂敬武阁去谋武者的青睐,还是不中者,就要安排住下一晚,明日清晨遣回各自家中。

  徐子青与另外五人跟随内堂长老走出观灵殿,进入后方一片广阔的土地中。内堂长老隔空一个呼哨,高空中便倏然降下一头猛禽。

  只见它红顶白羽,身长一丈,双翼打开后犹如一片轻云,昂首一声鸣叫,叫声嘹亮,声破长空,神骏异常。看外形,这鸟本是一头仙鹤的模样,然而却与普通仙鹤不同,那一对尖锐长喙,竟然是耀目的金色。

  徐子淑小女儿心态,见到此鸟,不由一声轻呼:“好漂亮的白鹤!”

  内堂长老并不以为忤,捻须一笑道:“此乃金喙仙鹤,能日行千万里。整个登州,唯有我徐家财力丰富,才能豢养此等灵禽。”

  金喙仙鹤非同寻常,不仅飞行速度极快,载人时也极其平稳。而且性情相对温驯,只是每年要食用一颗灵珠,因此寻常人家是养不起的。便是豪富如徐家,一共也不过养了十只而已。

  那仙鹤落地后,在内堂长老的呼哨声中缓缓伏下。内堂长老手一抬,徐子青等人便觉得立足不稳,身形晃动间,已然坐在了仙鹤背上。再一声哨响,仙鹤腾空而起,直入云端。

  耳边风声猎猎,身边云气缭绕,观灵殿早已没入足下。徐子青低头俯视,只见地面与仙鹤相距百丈,却并不再拔高了。

  大约过了有半刻光景,仙鹤飘然而落,一双钢爪抓住草皮,稳稳地停住。

  内堂长老骤然跃下,身形飘飘不带一丝烟火气味。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徐子青等六人这回便是自己下来,大多是慢慢爬下,徐子青也不例外。唯独徐子淑跳了下来,落地后双膝微屈,降低了缓冲力,正好站稳。

  内堂长老由此多看了徐子淑一眼,徐子淑也不害怕,与那长老对视,俏皮地一笑。内堂长老眼中也带了笑意,看来对徐子淑印象极好。自然这也与徐子淑本身相貌占便宜、且资质不低有关,若是个资质下下等的在内堂长老面前作秀,自然是要被斥责为“心思浮躁、不堪大用”的。

  徐子青这时有心去观察周围的环境。只见前方是一片层叠院落,难以计数,每一个院落都比他曾经在分家所见识到的还要大上许多。更远处有无数良田、湖泊、花圃草地、各类园林,左边更是有一座孤峰,峰高千仞,周围云雾浩渺,让人不能看见山中景观,甚至看得久了,还有产生一种强烈的畏惧之感。

  显然不是只有徐子青一人被那座孤峰吸引了注意力,其他几人也都满脸的惊骇,简直不能动弹。

  内堂长老许是时常送有灵根的子弟进内堂的缘故,对众人的表现倒是见怪不怪,只用宽袖一舞,颇为自豪地说道:“那山名唤‘飞鹫山’,是我族优秀子弟潜修所在。不同的修为,在那座山中的洞府的高度也不同。你们现在才刚刚进入内堂,还不知修行的潜力如何,是没有资格上去的。”

  飞鹫山如此气势磅礴,早让众人心生向往,如今听说不能上去,个个都显出一些失望的神色来。

  徐子青也是一样表情,不过心里却产生了其他的想法。他总觉得,那座山并不是这样简单……这内堂长老的话中,还有些没说的事情。不过毕竟是一位长老,能来接待他们这几个毛孩子已然是屈尊纡贵,又怎么能奢求他介绍详尽呢?若要知晓,恐怕还要安顿下来以后再做打听。

  稍稍给众子弟讲解了些内堂的分布,内堂长老将他们带到了一处偏殿中。这座偏殿也有一位内堂长老坐镇,现在出来迎接的,就是这“飞灵阁”的管事之一。

  管事长得矮胖,见到内堂长老过来,笑容很是亲热:“张长老,您来分配新子弟的住处了?”

  内堂长老对这管事可没有对新子弟客气,只点点头,说道:“一共六人。两个资质中下,一个资质为下,三个为下下。你先登记下来。”

  管事赶紧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册子,上面标注了近十年的年份。他翻开册子,把徐子青六人的姓名和资质都写了上去,再拿出一块拇指长款的玉符,在每个名字上面都按了一下,才收起来。

  众子弟看到玉符过处,他们的名字发出一点白光,都十分讶异,更加觉得宗家有仙缘之人的手段了得。

  管事这时才笑道:“写好了。”

  张长老把徐子淑与那个资质稍好的四灵根带上前,对管事说道:“这两人我会带去三院培养,资质为下的你把他带去四院,交给付清。剩下三个,就看情况给他们分配任务罢。”

  管事把资质为下的四灵根拉到自己身边,对张长老连声道:“请张长老放心,这点小事,我一定办到。”

  徐子青与另外两个五灵根就这样被留在了原地,管事直接将他们交给了后面出来的一个黄脸青年,自己却带着四灵根往那院落中走去。

  剩下的三人都是资质下下,徐子青两世为人,心态又自然,因此还好些,只是在脸上故意显得紧张罢了。可另外两位不过是十多岁的小少年,见那管事态度变得如此冷漠,便觉得惧怕起来。而且前途一片莫测,惧怕之外,还有更多伤心。

  那黄脸青年相貌虽不好看,出乎意料的是性子不错。他见几人面色都很难看,就一笑道:“不必太过担忧,你们初来乍到,任务并不会太过繁重的。”

  就有一个小少年惊慌问道:“是、是什么任务?”

  黄脸青年语气很是温和:“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我们徐氏宗家内堂基本,然后再来仔细分说。我下面的话,你们可要认真听清楚了。”

  三人自是连连点头。

  原来的确是只要有灵根就有资格进入内堂,但这同样也是要分割三六九等的。最特殊的自然就是那一座飞鹫山,通常只有达到炼气三层以上的修士,才被允许进入山中修炼。而进门时资质为上等以上者,则可以破例进入。徐氏存在上万年,上等资质的人才总共不超过十例,可见上好的资质是何等难得!

  除却飞鹫山之外,就有若干院落,可供他人修行。

  东边主院中,院落又分为四等。其中第一等被称之为“一院”,入门后中上资质的子弟可以进入其中修炼,门内提供的灵药、功法、自由、长老的指点等资源,都在其他众院之上。“二院”次之,中等资质的子弟可入,各方面资源略逊一院一筹。以此类推,三院是中下资质子弟可入,四院是下等资质子弟可入。

  而下下等资质的子弟,他们只能住在南院,和仆人混居。也能够学习一些功法,却只是最浅显的,身份也低人一等,虽然名义上不被称为仆从,但实际地位上却是差不多的。

  这些子弟或者每月领取任务完成交换,胜在能自己把握;或者长期在一个地方做杂务,领取的资源都是固定的,胜在稳定,只是恐怕难以被人想起;又或者压下自尊选择去伺候一些能进入东边主院的子弟——如果从他们指缝中漏出一点东西学了,机遇好的话,说不定可以提高自己的实力到炼气三层以上,再得到某个长老的青眼,就能成为内堂管事了,也算是混出头来。

  如果说资质好的子弟是宗家养着,那么资质下下等的子弟就是要自己养着自己。

  不过别看资质好的那些子弟现在风光,他们的压力也是很大的。修士进入炼气期后,寿命会增加到两百岁,可如果在这两百年间不能筑基的话,到头来寿元一尽,也不过是死亡罢了。

  徐氏宗族为了长久发展下去,也有一个规定,就是东边主院中人,只要五十岁以内能够通过炼气三层,就能进入飞鹫山潜修。但是当众子弟到了一百五十岁时,炼气五层以下的将转为高等管事,身份等同于平调;在炼气八层以下、五层以上的,转为内堂长老,为宗家效命;而炼气八层以上筑基以下的,转为太上长老,一边作为震慑其他家族的强者为家族偶尔出力,一边也要继续为突破筑基而进行努力。

  基本上如果到了年纪还没突破的,身上背负的俗务一多,就更加难以进展。因而谁也不希望转成管事长老什么的,都想多得到一些资源,好加紧修炼。所以,那些子弟之间的竞争,也是非常激烈的。

  现在摆在三个下下等资质的新子弟面前,也就有这么三条路。

  黄脸青年笑笑,问他们:“你们的选择是?”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