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震天的巨响。首发哦亲

  徐子青意识才刚刚清醒,此时却又在重击之下,有些昏沉。

  他回过神来,醒悟是之前那意识长龙冲击了壁障,而现下,那冲击似乎是……失败了?

  待其窥看自身时,便见青色长龙自高空猛然坠下,其龙尾摇摆,龙头轻晃,通身的鳞片,也似乎有些黯淡。

  如今这青龙的力量,只余下了五成——不过堪堪一撞,力量便去了两成之多!

  徐子青缓缓匀了气息。

  壁障太过顽固,他了却心中遗憾后,道心无暇,意志强悍,却仍不能让自身的意识脱离这一方天地。

  而他意识之力,只能再冲撞两次了。

  此刻,徐子青也已发觉端倪。

  于自下界飞升时不同,与每个品级突破时亦不同。

  从九天玄仙至天尊,当意识长龙能脱离法则锁链桎梏后,天尊与天君的最大区别,恐怕就是意识是否自由了。

  若是自由,则成天尊,若不自由,便成天君。

  成败在此一举。

  徐子青沉心定神。

  他总觉得,有哪个关窍还不曾被他看透。

  之前他以为是错觉,可到如今这最后关头,总不会还有错觉罢?

  然而,他却并无时间再来细想了。

  徐子青窥看自己的意识长龙,发现每经过一段时间,那些龙鳞便更黯淡,其所存力量,也在缓缓流失。

  若是他再不尽快行动,怕是也仍旧只能成就天君了。

  ——突然间,徐子青的心里微动。

  他的意识,似乎与另一道意识相连?

  而那熟悉之感……正是他的师兄云冽。

  这一刻,徐子青仿佛看到了师兄突破的情景。

  那一条银白长龙冲天而起,正在对那壁障冲撞。

  它的鳞片已然没了光彩,银白的龙目中,更好似溢出血来,它体内的力量几乎快要消耗殆尽,却是凭借其中的意志,接连不断地碰撞!

  徐子青几乎可以听到那连声的闷响。

  师兄他,从不放弃,一往无前……

  那么他自己又在犹豫什么呢?

  与其白白浪费,不若竭力而为!

  下一瞬,青龙骤起,直冲云霄!

  那偌大的龙头毫不吝惜,在那壁障上,就是狠狠碰撞!

  壁障震动起来,比起之前那一击,似乎有些动摇了。

  之后,青龙不待坠下,龙尾猛然拍动,就再度猛扑而起,再度冲撞!

  ……仍旧是未成。

  此时的青龙,也与那银白长龙一般,遍体鳞伤。

  两头龙几乎都消耗了所有力气,它们狠狠地以龙躯几度撞击后,终究是无力坠落下来。

  不过,它们周身的气势,仍是半点不减。

  原本这似乎十成十便是失败了,可不知为何,徐子青此刻却并不焦急。

  他总觉得……还不曾结束。

  在他的小乾坤里,那偌大的血茧闪动着重重光晕。

  无数的木气卷起巨大的风暴,旋转着被那血茧吸收进去,与此同时,那些光晕更加耀目,更是在转瞬之间,将整个小乾坤里,几乎都染成了一片血色——

  另一头,云冽的剑域,也发生了变化。

  那上万仙剑吞吐杀气,最上空之地,他的本命仙剑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无尽的杀气涌入其中,竟也将这仙剑包裹起来,同样形成了茧状。

  随即,杀气盘旋,光芒明暗不定。

  这些情景,亦被徐子青瞧见。

  就如同徐子青万木之界中的变化,同样被云冽察觉一样。

  两人从来心意相通,但彼此突破时,却还是不能瞧见对方的情景。

  可这一次,许是他们之前因果相连,化身投入异界产生了让彼此纠葛密不可分,命运紧紧相连,以至于在突破天尊的最后关卡里,意识也相连了。

  在如此相连中,两人的小乾坤似乎也在冥冥中重叠起来。

  那许许多多的杀气,闯进了万木之界里,汇入无尽的木气旋风,进入血茧之内,而磅礴的木气也冲入剑域,同杀气结合,涌进杀气之茧。

  紧接着,两个茧子就在无数气息的促发下,发出好似心脏搏动一样的声响。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孕育一般……

  徐子青的心突然跳得很快。

  他的脑中闪过一丝灵机,像是就此将他之前迟疑之处,豁然贯通。

  生命……

  自他的小乾坤里诞生的生命。

  只属于他的世界的——

  云冽在同一时刻,生出了同样的念头。

  在他的本命仙剑处,被杀气包裹着的,是他的本命剑灵容止。

  此时此刻,他一如师弟血茧中的容瑾。

  良久,木气与杀气涌动得更快了。

  那血茧、杀气之茧上,猛然有十万八千道光芒,往四面八方冲击!

  两个偌大的茧子,也在此刻一瞬绽裂!

  几乎就在同时,两道人影,从茧子中闪现出来。

  徐子青瞧得清楚。

  在他的万木之界里,倏然多出个看来约莫两三岁的幼童,他生得乌发黑瞳,胳膊如同藕节一般,当真是玉雪可爱。

  然后幼童转过脸,似乎发现了他的意识,对他咧嘴一笑:“娘亲!”

  这一刻,徐子青的呼吸一窒。

  容瑾……化形了。

  或者说,他被这万木之界孕育而出,成为了这里的第一个真正的生灵。

  只有能用自己的世界孕育出生灵,才是真正掌控了自身,摆脱一切禁锢!

  而在云冽处,出现的,是一个站在银白长剑上的小小少年。

  他与剑灵本来的面貌一般无二,若说有什么不同,大约便也是乌发黑瞳,再不如从前般,一看便是非人。

  容止朝云冽意识微微垂头,道一声:“父亲。”

  他是被这剑域中无尽剑意孕育而出的,剑域中的第一个生灵。

  之后,容瑾动了,容止亦动了。

  两人虽然不在同一处,举动却一模一样。

  容瑾露出个极可爱的笑容,纵身一跃,竟是自万木之界里跳出来,直直下落,竟直接落在了那青龙的脖颈之处。

  容止身法利落,亦是猛然跃下,落在了银龙龙头。

  这一刻,两头意识长龙,倏然像是得到了什么补充,体内的力量,忽而自全无,恢复有一成之多。

  容瑾与容止毫不介意,一个拍了拍龙颈,一个轻抚龙头。

  随后,青龙与银龙,再度腾身而上!

  只在几个呼吸间,两头长龙再度来到那壁障之前,而这一次,它们不曾再狠劲碰撞,而是堪堪停留,悬浮不动。

  而容瑾和容止,则是同时伸出手来,轻轻一推——

  那壁障就如同两扇轻若无物的大门,在容瑾与容止的举动下,豁然大开!

  这为难了徐子青,亦为难了云冽的壁障,就此彻底消失了!

  两头意识长龙直冲而上,径直冲入那门外。

  容瑾和容止却是翩然而下,落在了徐子青与云冽的……身旁。

  高空中,那青龙与银白巨龙的异象,也在发出一声长吟后,冲天而起。

  从此,再也不见它们回归。

  另一边的火烧雷云,也倏然炸开,变成了滚滚流风——

  整个仙界,无数仙人,都仿佛生出了一种明悟。

  天尊。

  有四位天尊,身登其位。

  ·

  天道有定数,称尊需机缘。

  也许当真是机缘到了,在一千年前,仙界里有四位仙人成就天尊。

  他们皆是下界而来,修炼至最后,也不曾超过万年。

  可大约是气运使然,大约是他们原本的大毅力、大决心所致,让这四人达成尊位,从此再不受天道束缚,也让这仙界五行平衡,不生祸乱。

  只是,从这四人成就天尊之后,就再也不见踪迹了。

  有他们的弟子多方寻找,也有无数好奇之辈,想要得知他们的去向。可他们就如同传说里的天尊一般,当真是难以寻觅,神秘非常。

  直至某一日,凌天宫上空降下两团彩光,散发出来的威压极其磅礴。

  有天君突然现身,将彩光取来,却见这彩光里,其一为一面古镜,其二为一双织纱之物,居然已是至仙之宝。

  凌天宫中有人认得,这两件仙宝乃是轮回万灭镜与阴阳掌中兵,曾只是极品仙宝,被如今成为木行天尊的徐子青取走,如今降临,可是徐天尊归来?

  然而,徐天尊并不曾现身,倒是这两件仙宝中的器灵,说明缘由。

  徐天尊成就天尊之时,极品仙宝自然蜕变,成为至仙之宝。但天尊本无需仙宝,便将它们赐下,交予凌天宫掌管。

  从此,两尊器灵当镇守凌天宫中青云宫,传承木行天尊徐子青,并金行天尊云冽二人道统。

  同样之事,亦发生在金龙祖地。

  那处有异火与雷光降临,为火行天尊凰雅,并雷罚天尊二人所赐,同样有真龙孕育其中,震慑八方。

  从此,很多年过去,都再无天尊的消息了。

  不知几个轮回后,又有多少仙人飞升,多少仙人陨落。

  这四位天尊,也终究成为传说。

  ·

  仙界,极偏僻的所在,天河一角。

  身着素淡长裙的女子容颜也极淡雅,她此时眺望天河,向来从容的面上,竟难得出现了一分忐忑,几分盼望。

  吾儿前世因果已了,今生当得团圆……

  天河之水滔滔,中间正呈现出巨大的漩涡。

  不多时,那天河之水分开,从里面,便走出一位相貌俊朗的年轻男子。

  他站定后,目光落在女子的身上:“闵娘……”他神色温和,眼中情意不改,“……娘子。”

  素淡女子秀目微红,她终是走过去,与其执手,低声呼唤:“孟清。”然后,她转过头,温婉而笑,“夫君且看。”

  在稍远之处,一棵巨木之下,有青衣的仙人,与白衣的剑仙携手并肩。

  徐子青微微一笑:“师兄,团圆了。”

  云冽略略点头:“嗯。”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了嗷嗷嗷嗷嗷!

  木有番外嗷嗷嗷嗷嗷!

  我觉得写到这里就很完整了嗷嗷嗷嗷嗷嗷嗷!

  所以,正式宣布这篇文完结鸟!

  章节数也很懂啊,大家快读881,跟大家“拜拜哟”!

  下一本——哦不对,下几本再见蛤蛤蛤蛤!

  尼玛真是太不容易了哇!终于!完结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