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十九章 狼心狗肺
  收藏,为您tí gòng精彩小说阅读。

  不得不说,石千山的这种感觉的确很准。他现在的凄惨,完全是楚阳造成的。

  在这段时间里,楚阳对石千山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每天都进来汇报一下。

  “大师兄,你怎么样?我今天已经突破了武徒五级。”

  “大师兄,我今天突破了liù jí。”

  “我七级了……”

  这一个一个的“好消息”,简直令石千山万箭穿心。心情极端郁闷之下,伤势恢复的越发慢了。甚至在心情极端恶劣的情况下,伤势还有恶化的征兆。

  但石千山最不该的是,因为恨楚阳,他连孟超然和谈昙一起恨上了。恨之入骨!楚阳凭什么能够进境这么快?肯定是孟超然偏心了。师父那里肯定是有能够快速提升人的修为的灵丹妙药!这么多年没给我,却给了楚阳!

  一这么想,石千山就嫉妒的心如油煎。及至到后来,竟然隐隐已经是不共戴天!

  那天之后,孟超然的态度虽然有些冷淡,但对石千山还是很照顾的,甚至不惜耗费功力为他续接经脉,为他疗伤减轻痛苦,千方百计的寻找灵药让他恢复……

  但石千山在恨屋及乌之下,却连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师傅也恨上了。居然恨得咬牙切齿。

  所以石千山要报复!

  在石千山的房外,便是一个小小的水池。只有半间屋子大小,丈许深浅。紫竹园峰顶流下的山泉经过这里,蓄满了水池,又继续往下流,在山间蜿蜒成一条小溪。

  所以这片水池中的水,永远清澈见底,乃是活水。

  楚阳他们平日所喝的水,便取自这里。

  现在,石千山躺在床上,竭力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悄悄地从床下拿出来一个纸包,这里面,乃是五更断魂散。五种奇毒混在一起,无色无味,据说中之无药可救!放进饭菜之中,反而像是美味的作料,更加刺激人的食欲。

  石千山的嘴唇有些哆嗦,手指也有些颤抖。但他却还是坚决的拉过来床头的蜡烛,右手从底部慢慢的掰断了一块……

  他的脸时而红,时而惨白,似乎内心冲突激烈。但他手指却没有停止动作,将整整一包的五更断魂散,都细心地包在了一个蜡丸里面。

  然后他就将这个蜡丸藏在了被子里。

  既然我已经毁了,我如何会让你们好过!反正我身受重伤,无论如何,就算这里的人全死光了,也怀疑不到我的头上!

  紫竹园若是只剩下我一人,掌教宗主无论如何也会顾念几分旧情加以优待,那样,我就还有机会,我不靠你孟超然,我依然能起来!

  死了吧,都死了吧!

  现在的石千山,心中已经介乎疯狂。

  太阳缓缓升起,斜斜的挂到了头顶。石千山侧着耳朵,听了听,然后一咬牙,手指一弹,蜡丸便从手中飞了出去。

  只听见外面轻轻地一声“咚”的声音,蜡丸显然落进了水池中。

  石千山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颓然躺回床上,眼神中闪过内疚和惭愧,但继之而起的,却是说不尽的狠毒和疯狂。他咬着牙,一只右手紧紧地抓住了身上的薄被,用力之大,几乎将薄被抓出窟窿来。

  但他终于放松了身子,嘴角泛起一丝快意。

  水是活水,毒药投在里面,早了就会被冲的淡了。晚了包在蜡丸里面还来不及散发出来。

  按照平时吃午饭的时间推算,这个时间,正好。

  他掐着时间,又过了将近一刻钟,就听见谈昙嘎吱嘎吱的挑着木桶去打水的声音,便急忙钻回被子里,闭上眼睛,大声shēn yín了两声……

  半晌,丁丁当当的声音响过一阵,谈昙那怪异的嗓子哼歌的声音传来,然后便传出一阵饭菜的香味,香味很浓郁。

  石千山无声的狠毒的笑了起来。

  ********************************************************************

  孟超然和谈昙楚阳三个人围桌坐下,看着桌上的饭菜发出诱人的香气,谈昙一双如同天各一方的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师父,越发觉得饥肠辘辘,只等孟超然一下嘴,他就立即开始狼吞虎咽。

  但孟超然看着这饭菜却皱起了眉头。饭菜的颜色与平时无异,香味也很浓。但却似乎……太香了一些。

  有点古怪。

  他顿时觉察到了不对劲。

  孟超然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下,刚刚拿起筷子,却又慢慢的放了下来。侧过头看了看楚阳,不由得心中一动:楚阳也同样侧着头看着饭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孟超然不由觉得有些惊异了。自己能觉察出来,这是数十年的江湖经验的累积,而且自己一向谨慎,再加上无数次的生死关头的磨练,才培养出这份敏锐的感觉。换做一般人,又怎么会注意饭菜的香味异常?恐怕是越香越想吃了。

  但楚阳是如何发觉的?他才十六岁,而且从来没有出去过,怎么会有这样的观察力?

  “谈昙,饭菜是你做的吧?”楚阳平静的微笑道。

  “是啊,你们快吃啊,这么香……我都忍不住了。”谈昙可怜兮兮的央求道。

  楚阳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外面波光盈盈的水潭。手腕一翻,手中出现了一枚玄晶玉针,在菜汤里拨了一下。

  玉针的针尖突然变了颜色,蓝汪汪的甚是骇人。谈昙脸色一变,就要脱口惊呼。楚阳头也不转,似乎早已经料到了他的反应,一伸手就在第一时间里堵住了他的嘴。目光却仍是盯着那饭菜,沉沉的道:“谈昙不可能下毒,那就是水的问题!”

  孟超然心中又是一震,因为他刚刚也想到了这里。谈昙做饭,他是不可能下毒的。而且谈昙他从小看着长大,甚至没接触过毒药。又怎么会下毒?

  孟超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膛起伏,突然怒容满面,豁然转头,看着石千山的屋子方向。

  “我去吧。”楚阳静静的道。

  “你?你打算怎么做?”孟超然脸色难看的道。

  “总会让他满意就是。”楚阳淡淡地道。

  孟超然静静地垂下眼神,轻轻笑了笑,道:“那便你去吧。”停了停,道:“不要太过分。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或许不是……也未可知。”话声虽轻,声音里却充满了苦涩和疲惫。

  石千山再不肖,毕竟也是他教了七八年的徒弟!楚阳提出他去处理,乃是充分的体谅了孟超然的心情。

  孟超然心中虽然为了石千山而感觉愤怒,但也为了楚阳善解人意感到欣慰。

  楚阳点了点头,端起早就为石千山准备好的饭菜走了出去。走进了石千山的房中,似笑非笑的道:“大师兄,吃饭了。”

  “不是一直都是谈昙送饭的么?今天怎么是你?”石千山惊疑的看了看他。

  “谈昙那家伙今天累的爬不起来了。”楚阳善良的微笑道:“咱们师兄弟嘛,我来和谈昙来不是一样么?大师兄殚精竭虑的照顾我们那么久,情深意重,小弟也该报答一下了。”

  石千山哼了一声,道:“我今天胃口不好,不想吃。你先放在一边吧。”开玩笑,里面他明明知道有毒,而且是亲手下的毒,他自己怎么会吃?

  另一边,一直提聚功力听着这边说话的孟超然忍不住哼了一声。他还是有些感到不可思议:自己教了七八年的徒弟下毒要毒死自己?所以他虽明知不可能,还是让楚阳给石千山一个解释的机会。

  便是存了万一的指望。

  如今听到石千山这句话,顿时死心。

  楚阳笑眯眯的道:“不吃饭怎么行?人是铁饭是钢,何况你还受了伤,正需要补充营养。来来,快些吃了吧,吃了就啥也好了。”

  石千山皱起眉头,厌恶的道:“说了不吃就是不吃,你快出去吧。”

  “为啥不吃……难道里面有毒?”楚阳诚恳的道:“大师兄,你我师兄弟多年,难道小弟还会下毒毒死你不成?快吃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