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十八章 霸道的监督者
  收藏,为您tí gòng精彩小说阅读。

  “四位暂且就在孤这里住下,明日一早,孤亲自禀报父王。关于这件事,待父王定夺后,我们立即开始。”铁补天微笑着说道,他刚才还是一副试剑苍穹的气势,但一笑之下,似乎整个人的气质便突然转变,亲切柔和,平易近人,让人听了,如沐春风!

  他甚至不需要用什么特别的手段拉拢人心,但就是这样的平淡,却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泛起恨不得为他效死之心!

  “是。”暴狂雷心中一凛,忍不住对这位铁云太子的评价又高了一层。这位太子,年纪虽然轻,但却大不简单!平生所见,不管年老年少,竟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得上此人!

  难怪被誉为下三天古往今来第一少年天才,唯一的一位天生王者!

  在见到铁补天之前,暴狂雷一直对这个说法不以为意:这世上,那有什么天生王者?只不过是出身好,接受的教育要比一般人强,自幼研习帝王之术,天长日久下积累的气势罢了。

  至于第一天才……这世界上的天才还少么?

  但此刻,他却信了。那种骨子里的优雅,灵魂中的威严,自然而然的举手投足之中流露出来的王者风范,让暴狂雷这等江湖猛人,也为之灵魂颤抖!

  *****************************

  此刻,天外楼紫竹园中,正是一派热火朝天。

  天外楼,清晨。

  谈昙呈一个“太”字形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粗气,翻着白眼叫道:“楚……楚阳,我我,我承认你比我帅行了吧,你你这些天也太狠了吧?快把我操练死了……”

  这些天里,楚阳只要起来练功,就拖上谈昙,谈昙每次都累个死去活来,几天下来,已经到了一看到楚阳就吓得浑身打颤哆嗦的地步。

  楚阳每次都拿捏得很准,谈昙究竟练多少时间能够达到身体极限,他把时间掐的一清二楚。每次练功之后,都保证谈昙绝对不能凭着自己的力量站起来,却又不损害身体。

  谈昙现在每次看到他就跟见了鬼似地。一开始还在自我吹嘘自恋,现在却是连自恋的时间也没有了……

  楚阳长长吸了一口气,收功站了起来,这二十天之中,他一点也没有放松自己的修炼,目前,已经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武徒九品。只差一步,就能进入武士之列。

  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楚阳微微一笑。唯有进入武士之列,才能真正开始淬炼自己的身体。

  武士之前,若是强行淬炼身体强度,无论是筋骨还是内脏,都会因为过度的淬炼而受到强烈破坏!

  这个道理,在现在的下三天,应该还是一个误区吧?所以,在下三天流传有一句话:文章千秋治,武者甲子休。便是说的这件事。是说练武的人活不过六十岁。

  这句话虽然有些崇文抑武的意思,这甲子休之说也有些武断,但每年都有不少的武徒为了尽快提升自己的境界,而拼命练功,但过度的劳累,体力透支,身体受不了,当时的境界虽然提升了,但等到了五十岁左右,这个弊端便会暴露出来。而一旦显露,基本身体就已经摧毁了,再也回天乏力……

  武者对身体最大的损害的时间,就是打基础的武徒时刻。

  只差一步了。而九劫剑中的九劫九重天神功的修炼条件,就是武士!其实不光是九劫剑,就连中三天的一些功法,都是在扉页上明明白白写着:武士之下不准修炼!

  丹田中一动,楚阳辛辛苦苦一下午练就的新的元气,就被九劫剑吞噬了进去,然后过了一会儿吐出来,虽然量少了很多,但却是精粹之极。

  这样的元气,虽然还比不上先天元气,但却比先天元气要精纯凝聚得多,比普通的后天真力更是天壤之别。

  这些天里,每进一步,都会感到体内的九劫剑莫名的动一下。久而久之,楚阳已经习以为常。

  脖子上挂着紫晶玉髓,静静的毫无反应。对这紫晶玉髓,楚阳有些无语。他在第一次使用这个紫晶玉髓恢复体力的时候,丹田中的九劫剑魂突然猛地冲了上来,在楚阳还没有享受到的时候,就被它猛然截断了联系。

  楚阳试了几次,都被九劫剑魂截断。摆明了是要他凭借本身的力量修炼,绝不让他借助外力!

  不过他在对敌的时候用来恢复体力,九劫剑魂却是不管的。就如对付曲平时恢复了一次,九劫剑魂全无反应。不过战斗结束之后就不让他使用了……

  遇到这样一位铁面无私霸道之极的监督者,楚阳只有屈服。从心里熄灭了修炼时使用紫晶玉髓的念头。

  扭过头看着谈昙狼狈的样子,楚阳差点笑了出来。无奈道:“好了,你休息一下吧。”

  谈昙一听这句话,简直如同皇恩浩荡,差点感激的涕泪横流。艰难的爬起来,四脚并用的爬到了一边,才舒服的叹了口气。

  场中,楚阳却是在继续的练习他的出剑,收剑,单纯枯燥的动作,但每一次楚阳都以最大的热情,全神贯注的去练。

  东方太阳慢慢升起,楚阳的头上身上热气腾腾,汗珠从头上滴落,一滴滴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谈昙终于恢复,但他看着楚阳的动作,却慢慢的看得出了神。楚阳一直在重复同一个动作,但数百次下来,谈昙发现,楚阳的每一次做这个动作,竟然都是不同的!

  似乎他一直在调整。从一开始的有些看着别扭,到后来越来越是流畅。到了最后,已经是形成了一道光幕。

  出鞘,出剑,收剑,入鞘。不断的循环往复,声音也逐渐的小了。虽然不明显,但确实是一点一点的低了下去。

  “楚阳,你的胳膊肿了!”谈昙看了半天,正在赞叹,突然发现楚阳的手肘和肩膀连接处有些异常的粗大,不由喊了出来。

  楚阳脸色恒定不动,漠然没有表情,还是一次一次的练着这个动作,口中淡然道:“肿了么?练着练着就会消的。谈昙,肿了,若是等他自动消肿,那就什么都晚了。但等你习惯了这样的力气,这样的肿胀自己就会消。等到消肿的时候,才是你进步的时刻!”

  “呃……”谈昙愣了愣,突然感到一阵惭愧。试试自己已经恢复了不少力气,就又站起来,练了起来。

  孟超然静静地站在紫竹林中,看着这练功的师兄弟二人,嘴角露出一丝欣慰。

  房中传出shēn yín的声音,这是石千山在痛苦的煎熬着。他已经在床上躺了二十天。曲平等人下手狠辣,那天直接打断了石千山的肋骨和大腿。

  起码三个月之内,石千山是甭想练功了。半年之内,不能动武。但半年之后,天外楼弟子排位赛却几乎已经结束了。

  这次的受伤,等于是毁了石千山在天外楼的一切前途!

  **的折磨,永远不如心中的伤痛。所以石千山很恨。尤其奇怪的是,他不恨打伤自己的人,却最恨楚阳。在石千山的心里,若是没有楚阳,自己绝对会一路青云直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