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典礼开始了,隆重的奏乐响起,她亲眼看着那个曾经对她千般、万般好的少年牵着别人,四目相对、恩爱羡煞旁人。

  她低头笑了下,沈贸看着远处的艾念念,她没有抬头看他,心下有些不是滋味,他爱的是她,是她,但是却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旁边的艾倩雅察觉到沈贸的目光,她目光一转,拉着他,轻轻吻上了他的唇。

  现场顿时炸开了锅,然后好不热闹的起哄着,沈贸想要推开她几乎是下意识的,但是眼睛往下一看,看到了艾倩雅的另一只手正在扶着腰,想起了她还怀有身孕便没有推开她,艾倩雅见此,娇羞的笑了笑。

  沈贸的母亲上前一步,抚上艾倩雅的手,眼神里全是满意的说道,“这是我们沈家世代传给儿媳妇的手链,小雅,沈家的以后全靠你和沈贸俩人了。”

  艾倩雅眼神落在沈母手上的链子,然后一只手摸着肚子,一只手伸了去,沈贸接过沈母的链子,为她戴了上去。

  艾念念紧紧的看着中央的几个人,嘴角一直保持着微笑,哪怕是到了此刻,也依旧保持着微笑,看着沈母看艾倩雅的满意眼神,再想想看她的厌恶眼神,一对比,两厢自然而然就出来了差距,她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橙汁,还是那么甜,甜的她喉咙里有些发干。

  沈家的父母全部对艾倩雅像亲生女儿那样,如果他们知道艾倩雅只是空有一个市长女儿的称号,却什么也没有,那么还会对她这么满意吗?怕是不尽其然吧?她微笑着,过会大概就能看到这个场面了吧!

  艾念念小手不断的倒腾着面前的玻璃杯,远处一直暗暗观察的某男一脸笑意,小兔子怕是在策划着什么吧!

  果不其然,在双方父母都分别致辞之后,一个年长一点的人走到中央了,江疏辰凝着场内的那个男人,已经是花白的头发了,胆看上去依旧神采奕奕,而且那个人他还认识,是恒远的大股东韩庭,他心内在思索着,却已经猜的**不离十了。

  “今天借着大家都在,我韩某人也来说一番话,艾市长请你来到中央。”韩庭很庄重的说着。

  艾锋走了去,大概已经知道下面要发生什么了,艾念念偷偷看了一下艾倩雅的脸色,果然,已经不好了起来,艾倩雅,其实你所贪慕的这些我都不稀罕。

  “今天,我借此宣布的是恒远集团最大的股东是叶佳瑶女士,不知道艾市长有何要求?”韩庭一番话下来,所有人都唏嘘不已,恒远最大的股东众所周知是艾家,叶佳瑶这个名字也再一次闯进了众人的视线内,所有人只要是年纪稍长些的都知道,叶佳瑶——叶氏千金叶佳瑶,二十年前,名动整个上流社会的叶氏千金,美貌与智慧皆集于一身的那个女子,那个时候恒远还不叫恒远,那时是叶氏,但叶家只有一个女儿,并无男丁,所以随着叶佳瑶出嫁,叶家父母相继去世,恒远最大的授权人便是叶佳瑶了,叶佳瑶却在一夕之间失去踪影,连带着叶家外孙女也没了音信,而刚好艾倩雅那时来到艾家不久,所以外界很多人甚至以为艾倩雅就是艾家大小姐。

  但其实,真正了解艾家的人都知道艾家真正的小姐是艾念念,而艾倩雅在他们看来是来历不明、凭空出现的一个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