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男人的声音恍若隔世,她听得竟有些痴了。

  一抬头,发现他看着她,目光那样专注如一,她不争气的哭了,然后双手捶着他的前胸,他不动,任由着她发泄,许久之后,她才住了手,恍然想起自己拍了他这么些下,会不会很痛,江疏辰看着她这个样子,有些好笑,他说道,“我知道你在气愤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出现?放心,得罪你的,我一分不少十倍的全部给还回去……”

  她看着他,忽然就松懈了好多,“对不起,我没有跟你说我的事……”

  他搂住她,像是极尽全部的温柔,语气极致柔和,“不用,我等着你愿意把你心内的秘密都告诉我!”

  她点着头道:“好,但是我今天要处理一件事,之后我都告诉你。”

  江疏辰柔情似水的看着她,她愿意为他慢慢放开心防、解开心里的秘密了,他便很开心,只要她给他机会,便是千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愿意等下去,不放手。

  “你是我的女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因为你是我的女人!”他的话好似情话,绵绵不断,温暖着她已经渐渐冰冷的心。

  艾念念对着镜子收拾了一下,其实也没怎么收拾,就是洗了一下手,用水敷了敷脸,然后拿过旁边的纸巾,刚想擦干净脸上的水,江疏辰从她的手心接过纸巾,一点一点擦拭着她的脸,从额头一直到眼角再到嘴唇,一丝一毫,好不认真!她唇线的弧度恰到好处,想让人想入非非,她的眉眼,眼波流转、回转千媚,从没见过她如此盛装打扮过,此时的她不是那个狡黠的伪小白兔子,而是一朵惊艳人心的牡丹花。

  艾念念看着男人,坚毅的面庞犹如上天刻意雕刻的无瑕,完美到无可挑剔,他嘴角始终保持着一丝微笑,慵懒从容,毫无瑕疵,他的举止投足始终透露着贵气和不凡。

  她除了安心再无其他!

  ……

  会场的热闹依旧持续着,艾倩雅叫艾念念姐这件事,很多人都以为是艾念念家可能和艾倩雅家是远亲,毕竟都是姓艾,而艾念念的家庭情况很多人都是知道的,母女俩相依为命,艾倩雅叫艾念念姐,大家都以为是艾家不嫌贫爱富,贫穷的亲戚也认,所以并没有深究。

  而艾念念也并不在意别人的想法,她和夏浅一步一步走到了座位上,她忽然看着夏浅说,“小浅,我只有你一个朋友,一直以来我家里的事情大概也没和你说多少,不是我想瞒着你,是我有苦衷……”

  “念念,你不用解释的,我们是好朋友,你放心,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则,我一定拿你当最要好的朋友的!”夏浅打断了她的话,其实从艾倩雅和她的对话中,她就知道了自己这个闺蜜的身份好像不简单,她不生气,因为她知道艾念念肯定有自己的难言之隐,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坦露的一部分,她知道,所以没有必要刨根问到底。

  也许,这便是真正的朋友!

  艾念念看着夏浅,第一次觉得,上天对她真好!她有这么一个知心相伴的好姐妹!

  她们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明那般!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