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飞机,她走得匆忙。

  夏浅有事来得晚些,她不想提前进入那个冷漠的家,就先找了一家咖啡馆坐着,悠扬的音乐传来,她的心宁静了许多,片刻的安然让她的心得以休息,但是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莫少齐。

  莫少齐走到她身边时,她微微一诧异,继而想起了,还没来得及打招呼,面前的莫少齐就笑着说,“小师妹,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你了啊……”

  小师妹,如今这个称谓,再也没人愿意叫了吧!再次听到这句话,竟好像恍若昨日。

  因着沈贸的缘故,大她两届的师兄们,就连师姐们也是这样,全部叫她“小师妹”,后来他们分手,再后来她退学,便再也没有人愿意叫她“小师妹”了。

  “师兄好。”她笑着点头,举手投足间少了那个时候的俏皮,多了一丝成熟,莫少齐看罢,然后说道:“你那会退学了不知道有多么可惜,哎……”

  说着,他看了一眼面前的艾念念,见她不语,也知道了自己可能言过了,就说道:“算了,过去的事不说了,怎么样,最近好吗?”

  “很好,师兄过得怎么样?”她微笑着问,多的却是客气。

  莫少齐也不在意,笑笑说,“就那样吧,出国一年了,这不回来了。”

  客套的话终究难免,她知道,相互寒暄了几句就告了别。其实,她也知道,他们会在这里遇见,是因为沈贸,都是来参加他的订婚的!

  她不是校花,却是公认的才女,他不是校草,却是公认的翘楚,本来这样的搭配是所有人都看好的,但最后还是落得个劳燕分飞的结局。

  她低头,想要抿一口刚刚点好的咖啡,咖啡却突然迸溅了她的手面,烫的发红,她依旧喝着,不曾觉察。

  ……

  夏浅匆匆打了一个电话给艾念念,问清楚了地址,就立马赶来了,古色的咖啡屋,她一眼看到的便是艾念念独自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动也不动,她走到她跟前,坐下,把她手里的咖啡拿了下来,让服务生换了杯热的。

  夏浅拿过她的手一看,面上带着浓浓的担忧,不由分说的把包里随身带着的创可贴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贴在了艾念念手面上。

  她把温的咖啡重新递到了她手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温热的咖啡再次透过杯壁将温度传到了她的手心,身暖暖的,心依旧凉……

  “念念,过去的事终究过去了,终究要有个了结的,你不用那么难过,快乐点。”夏浅宽慰的说道。

  “小浅,你说我是不是一个特别纠结的人,前一刻我觉得我放下了,后来因为一件小东西,所有的一切又重新堆积压在了我身上。”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心被撕扯的好像已经不剩什么了。

  沈贸……

  这个她积压了两年的名字,到现在还是汹涌不住的往她身上翻滚流了过来。

  “念念,你别难过,别难过……”夏浅一看艾念念想要哭,急的自己先一把快要哭出来那样,她见不得艾念念受委屈,艾念念也看不得她受苦,她们俩一直都这样,以物喜以己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