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疏辰是被顾延承的一大串电话铃声给吵醒的,原因无他,顾小六在微信圈竟然发现了江老太太的动态,那张照片里的女孩很明显是艾念念啊!

  于是江疏辰一顿霹雳骂了顾小六之后,然后悠然自得的挂掉了电话,看着自家老妈晒的照片,嘴角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

  顾延承听着“嘟嘟嘟”的一阵忙音,然后鄙视的走开了,别跟别人说你认识我,江疏辰,见色忘义,没义气的家伙!

  ……

  一早起来,她好好梳洗打扮了一番,化好了妆容,高级化妆品把她脸的轮廓粉抹的很好,精致的眼角、高挺的鼻子、小巧的唇瓣,随意飘落的发丝,她用手一揽,看上去高贵极了。将昨天买的礼服好好放置在了盒子里,然后拿上钱包,坐车前往机场。

  她下车的那刹那,整个机场忽然黯然失色了起来,经过的她身边的人都纷纷侧目,凝着她的容颜,她迈着高跟鞋稳稳的走向登机台,远处的江疏辰嘴角微笑了起来,看着那个女孩,心里满足的笑开了花。

  贾方看着自家老板这样,都快登机了,还这么笑,而且明明看到艾小姐了,竟然还能忍住不上前去?这点他有些想不通?

  察觉到贾方的视线,以及疑问,身为老板的他很好的选择了为下属解决疑问,“有想说的话憋着,然后再去买下趟飞往c市的飞机票。”

  贾方心里崩溃,没办法,他是老板,他是大爷,他得憋着啊,于是点头道:“是,老板。”

  走远了之后,内心对自家老板那是源源不断的鄙视啊!飞机票啊,呼啦呼啦都是钱买的啊,重新买,那也要钱啊,还有刚才老板看他的眼神那是什么意思?好像是在说他和艾小姐果然心有灵犀,连飞机都买的同一班,贾方心里顿时泪腺崩塌,老板欺负他没谈过恋爱是不是?不带这么秀恩爱的……

  飞机很平缓,她坐在位置上,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了前面座位上一个男子手中拿着的口琴,深陷的记忆犹如磅礴大雨扑打了过来,来势汹汹,淋了她一身,从头到底。

  “你吹的真好听。”

  “我教你。”

  “好。”

  “将来我们婚礼上就要用这首曲子当奏乐。”

  “谁要和你结婚啊……”

  “你啊,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

  她肩头一热,原来这场雨过后,他和她还是丢失了彼此!

  记忆中他的瞳孔深黑色透着光芒,里面倒映着她的全部,如今呢?再回想,忽然渐渐变成了现实。

  她死死的咬住了嘴唇,努力的压下那如撕裂般的疼痛,她以为在艾倩雅说出那句话后,自己便已麻木了,但是却忽略了,有一些记忆其实只需要一个场景,便能够一触即发,将她杀得片甲不留,把她放下的一切全部捡拾回来,全部反噬。

  她精致的妆容终于还是遮掩不住面色的苍白和无力,内心深处的失望和绝望溢满了胸口,压得她不能喘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