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下班就匆匆往家赶了去,刻意打了的士,想要避开江疏辰。

  这里的房子真的很好,寸土是金,虽然房子不大,却足够她和母亲居住,但不属于她,这是江疏辰刻意为之送她的,她不能要,等着母亲病好了,她就搬出去,然后把这房子归还与他,或许这对他来说不值得一提,但是她就是不能要。

  如果要了,那她和那些女人有什么不同?

  江疏辰开着车经过那条路线,很奇怪的是并没有看到那一抹身影,一路上都没看见,他不免有些小小的失落,他不爽的开着车到家了,然后手机一打开,“喂,我饿了,你来做饭给我吃。”

  艾念念刚接,就听到了男人慵懒的口吻说着貌似很顺口的话,但是,她还没说啥,电话啪嗒挂掉了。

  白天的事依旧影响着她的心情,她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给他一个机会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短信来了,她打开看,是江疏辰发来的,“女人,我饿了,你要是再不来,明天我就把你吃了。”

  握草,那一刻,艾念念同学又差点暴露了本性,握在手的手机差一点就掉地上了,她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因为答案就是这个男人一定会说到做到的,所以艾念念扑腾扑腾的翻着自己锅,艾母见到有些不解,就问道:“念念,你在找什么?”

  艾念念继续翻着,然后说道,“妈,我们家还有剩菜剩饭吗?”

  “找那个做什么啊?刚刚不是吃好饭了吗?”艾母眼里的不解又加深了一层。

  “妈,我……我有个同事家里没人,现在天又黑了,没办法,我给送点饭去。”艾念念心里其实很紧张,她不是第一次撒谎,却是骗母亲,可是不这样宽慰的说,又怎么回答母亲的疑问?

  “那做点新的吧!一个人也怪可怜的!”艾母见此说道,她从来不过问同事是男的还是女的,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心里有数的孩子,有自己的原则。

  艾念念脸僵了一下,他一个人怪可怜?我才是真的可怜啊!妈。

  当然了她没说出口,只是在心里狠狠地鄙弃了江疏辰。

  艾念念在成功阻挠母亲要重新做一份饭的时候,又在家里的冰箱里找到了冰凉的——剩菜。她拎着塑料袋,四处望了望,见没有人才往江疏辰家走了去。

  门铃响了起来,江疏辰整理了下领带,显然是知道艾念念此刻就在门外,故意装作不在意的开了门,打开了门,他斜靠着门边,然后眼神轻佻了下,“这么心疼我啊,饭都做好了才送来的。”

  泥煤的,还能不要这么不要脸,你禽兽该有的人模狗样哪里去了?艾念念唾弃的腹语在谩骂着。

  “江先生,饭我带来了,可以走了吧!”艾念念开口道,还算是很客气,面上却带上了小小的不耐烦。

  江疏辰见此,不乐意了,他又没惹她,她闹啥别扭?还敢甩脸色给他看?

  “好好说话,好好说人话。”江疏辰拽着她的小爪爪,然后看着她说,眼神里流露着你要是不说出你为什么闹别扭的所以然来,我就不放你走!

  艾念念挣开了他的手,他的手很大很温暖,她忽然就怕了,怕自己万一真的沦陷了,该怎么办?

  江疏辰看着她挣开了自己的手,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把她一把拉进屋,然后大门一关,从背后抱住了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