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念念再听到这话,深信不疑,手里的玻璃杯不自觉掉落了下来,摔得支离破碎。

  她眼角不自觉流出了笑意,有些讽刺,其实他和她谁也没有等着谁,谁也不欠谁不是吗?

  她,**给了别人,他也爬上了艾倩雅的床。

  真是够讽刺,好像就是在那一刻,她的心麻木了,攥得很紧手指指甲深深陷进了皮肤里,冷声说道:“你说完了可以走了吗?”

  “姐,这是我们的订婚请柬,既然你已经有男朋友了,那就请你祝福我们!”一番话在外人看来说的倒好像是真心实意,若艾念念还是小时候,肯定愿意相信,但是现在,不可能。

  艾倩雅的手伸着,大红色的请柬刺眼的难受,她站在那依旧不动,看着办公室那帮看笑话的眼神,阿梅拉了她一下,她便再是不愿,却也不愿意因为这个而让今后朝夕相处的人津津乐道这件事,所以她伸过手接了来。

  忽然落空的手让艾倩雅一惊,这一仗她打得很漂亮不是吗?至少艾念念强装平静的脸还是透出了苍白,艾倩雅扬了扬手腕,心满意足的走了。

  只要是她艾念念的东西,她都要一一抢回来,因为那本该是属于她的!

  艾倩雅走后,艾念念一下子坐倒在了位置上,喷涌而出的记忆淹没了脑海。

  “念念,你看这链子漂不漂亮?”干净的少年,修长的指头拿着一个闪闪发亮的手链。

  “真好看?送我的吗?”她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链子,伸手就要去够,沈贸任由她不断的把玩着,笑着说,“将来我们结婚时,我亲手给你戴上,这是我母亲结婚时戴的,她说要给她的儿媳妇。”

  这一句就让她羞红了脸,少年纯白温和的对她笑,这一切好像是遥远的梦魇,都离她越来越远了……

  她忽然嗤声一笑,自己再怎么想现实也还是她不是完璧之身,他上了别人的床,他们都不干净了,她不是那种墨守成规的人,但事已至此,他们再也没有挽留的余地了,从他决绝离开留给她一个背影开始,他们就再也不是他们了……

  一直以来都只是她痴心妄想了……

  “念念,我不是花心子弟,你家世清白,我们在一起多好啊!好般配!”少年的话仿佛还回荡在耳边,但忽然好像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

  “念念,我们分手吧!”

  分手的原因,其实在看到沈母对她鄙弃如履的眼神就知道了,她没有一个显赫的家庭背景,帮不了他更进一层的大展宏图。

  她一厢情愿的以为这是沈母胁迫他,他才和她分手了,如今,时间真的是个很好的证明!甚至夏浅告诉她时,她还宁愿相信这都不是沈贸自己的意愿,她的眸光深远,带着深深的暗沉,其实也好,不是吗?这样的结局也好!

  他们谁也不欠谁?谁也没有对不起谁?

  她想了很多,忽然想到了江疏辰,内心突然闪过一点影子,他们算是暧昧吗?以后怕也会和沈贸一样吧!想到这里,她苦笑了一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