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水,水……”艾念念呛声着找水呢,江疏辰淡然的把手中的红酒递了过去,慢条斯理的,自己不紧不慢的在另外一个杯子里倒满了红酒,然后喝了起来,整体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艾念念接过酒杯,不顾三七二十一就喝了起来,然后“咳咳……咳咳……”咳嗽的更厉害了,她呛得脸都红了,江疏辰这才觉得自己“惩罚”的有些过了,他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以此来让她舒心一下。

  艾念念咳嗽了老半天,终于好了,然后一脸气愤的看着他,江疏辰也不说话,俩人对视着,终于还是她先沉不住气,“江先生,天色不早了,我先走一步。”

  小步小步的挪动着,大灰狼没害到,自己倒是呛着了,她造的是几辈子的孽哦!欲哭无泪……

  气愤的小眼珠转着,然后还是明白寄人篱下的处境,她决定要以退为进,先逃走这里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打定主意,某女狗腿般灿烂的阳光笑容又展现在脸上了,“江先生,我先走了。”

  江疏辰看着变脸变得无比快的艾念念,那表情带着留恋,还好,这个小女人没有让他失望,在兰园看到的第一眼便觉得她不同于其他女人,她身上有出淤泥而不染的纯净,有跳脱不着调的狡黠,而前者只对于外人,后者却独属于他一人,想到这里,他心情就很愉悦,也不打算和她计较什么……

  但是,既然来了他家,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走的,要继续会议室没有做完的事情,这样比较好!

  他忽然把她禁锢在他面前,吻了上去……

  艾念念睁大了双眼,原来,我擦,醉翁之意不在菜,是本姑娘!啊喂啊喂,然而艾姑娘心里的叫嚣并木有什么卵用!

  唇舌相间,他仔细温柔的吸吮着她口齿间的香蜜,不愿意放过一丝一毫的地方,艾念念头有些发晕……

  晕晕的、朦朦胧胧的,然后她华丽丽的晕倒了,还好江疏辰眼疾手快搂住了她……

  a市市中心的医院里,医生拿着诊断的本子前来告诉江疏辰艾念念突然晕倒的原因,医生弯着腰恭敬的说道:“江先生,艾xiǎo jiě是大脑突然缺氧了才导致的一个突发性晕倒……”睡醒就好了,并无大碍,这句话医生还没有说出来,那边江疏辰眉头皱了皱,然后冲着医生说道:“知道什么原因晕倒的,那为什么没有挂氧气瓶?”

  医生和护士有些哭笑不得,没法,太子爷的话大于天,吃饭养他们的人,他们敢反驳吗?

  于是艾念念被挂上了重症病人才会享有的氧气瓶……

  江疏辰看着病床上的小女人,嘴角不断噙起微笑,看的旁边护士医生一愣一愣的,虽然太子爷笑起来很好看,但是也用不着这么开心吧!而且床上还躺着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想到这么一个姑娘是什么来历?能够让太子爷如此上心?医生护士大脑里闪过无数个狗血的片段,但也只是心里默默地yy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