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头顶好像被雷电击中了那样,她站在那里,像是断了根的花朵,随时会倒下那样,沈贸,他的名字还是闯入了她的视线。

  过了这么久,她死死压抑的心痛还是在这刻喷溅出来了,浓烈的让她窒息,眼里竟在那刻憋出了血丝,她浑身失去了力气,被抽离了灵魂一样。

  “念念,你别难过好吗?”夏浅说着,生怕眼前的艾念念受不了打击而倒下,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说出来?

  “小浅,我没事啊!”艾念念回过头来,勉强的笑着,装作无意,长长的吸了一大口气的说道。

  其实她面上的微笑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这刻有多么虚假,说放下、会放下,但哪里是那么容易的让心也放下?

  “念念,我知道你难过,但这也是你必须要面对的。”夏浅有些无奈,对于艾念念的事情,其实她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她似乎和艾倩雅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因为艾倩雅在学校时叫她“姐姐”,而艾念念却总是爱搭不理的表情,而艾倩雅是b市市长的千金,她也曾经想过艾念念家世不俗,但是现实她从认识艾念念那天起,就听艾念念说过她父亲不在了,只留下母女相依为命,后来她们四处兼职打工,也不见艾家有什么接济,才打消了顾虑。

  艾念念平时不爱在同学圈里聊天什么的,她也是碰巧才看见的信息,是艾倩雅发的照片和信息,她要和沈贸订婚了,沈贸,多么熟悉的名字,她想起了艾念念,便第一时间来告诉她了,却忘记了身为朋友不该隐瞒什么,但是也不能让朋友伤心!但既然发生了,就要面对,所以她要艾念念好好的面对下去。

  “小浅,我没事,你去忙吧,我要好好静一会儿。”艾念念苍白微笑着说,内心的柔软在不断挣扎着,原来这才是艾倩雅非要她参加她订婚典礼的原因!看她笑话,狠狠的看她笑话!

  沈贸,这两个字刺痛了她的心。

  后来,无人的时候,她放声哭泣了起来。

  江疏辰听到这里,挂断了电话,有一些心事,他需要等她慢慢解开,然后他再慢慢靠近。

  “阿辰啊,你知道我今天做什么了吗?”顾延承嬉皮笑脸的说着,然后江疏辰眼神一冷,正巧因为艾念念的事情心情不爽呢,顾延承就撞枪口了。

  “阿辰啊,这个消息,可是我花费大价钱弄来的,你要不要听听。”顾延承不断唠叨着,想要调调江疏辰的胃口,但是江疏辰此刻心情有些不悦,所以顾延承又当炮灰了……

  “去非洲考察考察,那里需要你。”

  顾延承嘴角抽了抽,然后态度一百八十大转弯,狗腿的一流服务,周全的人工捏腿上阵了,“我说我说,别急啊!”

  顾延承一一的说着他打探来的消息,江疏辰认真的听着他的话,原来她的身世竟是这样。

  顾延承看着江疏辰的面色,一笑,“咋样,这个消息劲爆吧!”

  “嗯。”淡淡的一句,不否定也不赞同。

  顾延承内心鄙视他到家了,想到了什么似的,“还有条更劲爆的,你听不听?”

  江疏辰也不说话,就一个眼神,顾延承就乖乖缴械投降了,他可没忘记上次去非洲和大象洗鸳鸯浴的事,想想就浑身哆嗦,大象鼻子在他身上曾来蹭去的,“艾倩雅要结婚了,而结婚的对象是艾……”

  “嗯?”江疏辰脸色一冷,顾延承立即改口道:“是嫂子的初恋小情人。”这话说的十分溜。

  似的,他就这样说的,还是是的,因为这句话,他被江疏辰拉到训练场地狠狠的、免费的挨揍了整整一个小时。

  末了,江大少走时,酷酷的撂下了一句,“那是曾经,现在我是她的滚床大情人!谁没个过去,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留给顾延承一个你是老思想、老顽固的眼神,帅气的走了。

  顾延承气不过了,他这是在炫耀,**裸的炫耀是不是,想到两家老爷子在年底说的话,他哼了哼,切,谁先完成老爷子的使命还不一定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