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我说的是认真的。”江疏辰再次开口,语气诚恳,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细碎的发丝上,耀眼夺目,艾念念只觉得这样的人何以会看上她这样的小女生?

  她有些不确定,对于爱,她再也不敢那么勇往直前了,就算他不嫌弃她的家世背景,江疏辰的家里呢?怕是也不会接受她这么个被至亲赶出家门的人吧?

  而且江疏辰很显然并不知道她的情况,她不知道他会不会是第二个沈贸?内心千万条丝线不断缠绕挣扎,她不敢轻易开口。

  “给我时间好吗?”微不可寻的话出口后,连她自己也带着惊讶为何会说出来,晨光很好的打在她的侧脸上,温柔安静,那一刻美丽异常。

  空气在那一刻好似凝固了一般,江疏辰静静的看着她,平稳的声线传来,隐隐的带着些高兴的意味,“好。”

  江疏辰走后,她坐在那里想了好久,只不过是见了几面的人,她竟然就考虑在一起了?但是说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这下倒真是想反悔都不成了?

  医生很快就来移动床位了,艾念念看着很是不解,就问道:“医生,这是要把我妈推到哪里去?”看着这么多医护人员忙里忙外的,她心里有些迷惑,不觉出声问着。

  “艾xiǎo jiě,江先生派来的专车,要把尊母送往市中心的医院里。”医生笑着说道。

  “好,我知道了。”她点了下头回答了一下,看着医生护士小心翼翼的动着,她心里莫名的起了一丝暖意,不敢想象若是没有他,她和母亲现如今会是何种情形?

  艾母送到了a市市中心的医院治疗了,艾念念跟随到了医院,没多久,一个diàn huà打了过来,她一看是阿梅的,这才想起来了她忘记请假了,匆匆的接了起来,打算让阿梅代她请一下假,diàn huà一开,阿梅的声音就立马传来了,“念念啊,你知不知道你做的案子通过了,总监正在夸你呢!”

  艾念念一听有些微愣,“什么案子?”

  “你是不是高兴糊涂了,就是你跟总监去盛华的那个案子啊,一套房子呢,都归你了,还是市中心最好的绿化房子呢!”阿梅雀跃的说着,好像中大奖的是她自己那样。

  艾念念不知是喜还是悲,她总觉得这件事与她来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或许是江疏辰的有意为之,无论怎样,目前,她的确需要这个房子,想到这里,她吸了一口气说,“阿梅,我知道了。”

  “对了,念念,你男朋友超帅超帅的,而且很有型,哎,就是可惜,他不是高富帅,还有点伪君子的感觉,哎,太可惜了,总感觉配不上你!”阿梅嘟囔着,有些惋惜。

  艾念念有些疑惑,不免问道:“我男朋友?”

  “是啊,就是上次给你送花的那个,你说他西装什么、花什么的都是租来的那个啊,今天一早他就到公司亲自给你请假来了,说是你家里有事耽搁了来不了了……”阿梅大大咧咧的说着,艾念念这头噗嗤笑出了声。

  想到阿梅的形容词“伪君子”,别说还真贴切。

  她的心很安,想到这定也是江疏辰安排的,不免为男人考虑周全而感到心动,他的体贴好像就在这几天内灌输了她全身,唇瓣竟莫名的扬起了一丝微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