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太累了,以至于睡的时候,那浅浅的呼吸声足以让他听得清楚,他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了艾念念的脸颊,然后眉头皱了一下。

  值夜的医生听到铃声,迅速赶了过来,彬彬有礼的问道:“江先生,出了什么问题?”

  “给艾小姐量下体温。”看着艾念念发红的脸颊,他的唇稍微微有些冷厉的说道。

  “好的。”医生点着头道,不免又多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睡着的艾念念,心里不禁在感叹她是谁?能够让江家太子爷如此上心?当然也只是在心里微微一羡慕,因为谁都不知道这种宠能够到哪一天?

  “艾小姐是发烧了,江先生。”医生毕恭毕敬的说着,也是,对待自己的衣食父母,没有不恭敬的,这其实也是这个社会现实的一个道理。

  江疏辰握住艾念念的手,然后透过掌心的温度传到她的身体里,凝视着她,艾念念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手一紧,更加用力的握紧了江疏辰的手,然后大叫着,“爸爸,不要……不要……不要赶走……”

  深深的呓语,她的眼角忽然流了泪,江疏辰用另外一只手轻轻拍着她说道:“乖,没事的没事的……”他温柔的话语传来,像是一剂良药,艾念念果然停止了大叫。

  夜色如水,却也不及男人讳莫如深的双眸,他整个五官陷入似有若无的黑暗中,艾念念的眼角下还滴着一颗即将坠落的泪,很美丽但更多的却是脆弱和无力,他用手细心的擦掉那颗如珍珠晶莹的泪滴,耐心而又柔和。

  旁边的医生见状连忙轻声说道:“艾小姐是梦魇了,可能是平时压力太大,还有就是心里一直有事,这都是造成梦魇的主要原因。”

  他温柔的呵护着,直到她退烧了,他才把手从她手中拿了出来,起身走到窗前,看着茫茫却微微泛白的天,然后整了整袖间的纽扣,他是该好好了解下小兔子的事情了。

  她的心里好像有太多的忧伤,他看着心疼。

  艾念念稍稍一动,然后睁开了眼,阳光透过窗户袭来,照在她的面上,她立刻起身走到了母亲的床前,母亲还在昏迷中,正在思量着什么,江疏辰颀长的身影落在了她身上,“早。”

  她有些尴尬,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好了,转过身,不自然的拢了拢头发,“早。”

  “这么安静的对话我们还是第一次。”他的话很平静,却足够穿透性,很好听。

  “谢谢。”她语塞,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接下去。

  “医生已经来检查过了,岳母的病能痊愈的,换个好的环境、好好调养就行了。”他神色依旧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却独独咬重了“岳母”这二字。

  艾念念听到耳根子有些红,然后呆呆的,才反应过来,冲他道:“谁是你岳母啊?我妈才不是你岳母呢?”他的话太动听,她怕她一不小心就当真了。

  艾念念看着这个男人,如果她没有记错,他昨天也是穿着这身衣服,像是想起来什么,她说道:“谢谢你。”

  她眼睛有些潮湿,他守了她一夜!

  “以身相许吧!”他薄唇微微勾起,看着她。

  艾念念欲哭无泪,怎么这个男人逮着空就钻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