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念念手一颤,身子站起来有些重心不稳,脚瘫软了一下,江疏辰见状,用手臂支撑着她的重量。

  医生快速走了过来,“江总,病人病症已经到了晚期,需要留院观察!目前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为了长久考虑,还是需要改善下生活环境。”

  医生的话传来,艾念念心里的痛楚降到了极点,是她没有把母亲照顾好,如果早一点搬到环境好点的地方,那母亲根本不会病得这么严重!怪她,都怪她!

  她懊恼的悔恨着自己,眼角湿润的问着医生,“医生,我妈的病有没有恢复痊愈的可能?”她终于鼓起了勇气问了这一句话,内心在颤抖,连带着声音都抖动了起来。

  江疏辰眼色一使,主治医生领会到意思,安慰着说,“这位xiǎo jiě不必太难过,换个环境,病是需要一点一点调理的,慢慢会好起来的。”

  话不能说的太满,他也不能保证就一定痊愈,所以说了这句模棱两可的话,但是眼下的艾念念听到这话燃起了很大的希望,她不断的点头道着谢。

  终于医生走了,她跟随护士到了母亲临时住的病房,透明的吊瓶点滴不断的一点点的往下落,输入到人体,母亲的面色很是惨白,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江疏辰一把抱住了她,双手不断抚摸着她的发丝,想要给她温暖,她不断的往他怀里依偎着,想要吸取那一点让她能站得下去的温度。

  “江疏辰,谢谢你,你是个好人。”良久,她只呆呆的说了这一句话,像是一个被吓坏的娃娃,遇到了一个从天而降的超人。

  “念念,我是个商人,但为了你,我会是一个好人。”他的话带着男人专属的王者气息,蔓延飘散在她的耳边,竟形同如情话绵绵那样动人好听。

  “我知道。”她话不多,语气里却带上足足的信任,从一开始其实她的心就不由自主的相信这个男人了,她的wěi zhuāng只在他面前展露无疑。

  “念念,明天你就可以搬到新家了,你们公司的合约我已经签了。”他的话是那么的儒雅,在这个时候显得浪漫多情。

  艾念念仔细的凝着这个男人,笔直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一丝不落的修饰着他完美的身材比例,他连领带都打理到完美的无可挑剔,她其实不矮,一米六七的个子,加上高跟鞋的高度,在他面前竟需要抬头仰视着他,或许她应该给他一个机会,无论是真是假,但至少有这么一个机会和xìng yùn。

  “我脸上有东西吗?”江疏辰见她盯着自己看,不免有些宠溺的问道。

  他的样子此刻在她眼里就显得有些呆愣,她忽然破涕笑了,暂时忘了忧伤,像个孩子那样,“没有。”

  江疏辰看着她笑了,心里的担心少了一层,静静的又在艾母的病房里坐了一会,艾念念忽然趴在床沿睡着了,他伸手抚了抚她额间的秀发,把她抱在了旁边空余的病床上,神色温柔的给她盖上了被子。

  然后打diàn huà给顾延承,吩咐他处理余下的事情。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