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灯火很辉煌、绚丽,却也让人迷惘、不安。

  艾念念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就打了的士前往了郊区母亲住的地方,不明白是不是白天那个电话带来的情绪,她总有些不详的感觉。

  匆匆拿着钥匙打开了家门,她看见的便是母亲奄奄一息的斜躺着在床上,手里死死的拿着她的照片,看到她回来,艾母眼角有些湿润,“念念,妈活不了多久了……”

  “妈,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医生,现在就去,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她说着,慌乱的在包了翻找着手机,艾母慈祥的笑着,笑容里带着了无牵挂,少了她,她的女儿会过的好好的!

  救护车来的太慢了,她不能坐以待毙,就背着母亲一步步下了楼,然后焦急的打着车,漆黑的夜空,郊区这里连狗都睡了,她不得已,想着可以帮到她的人,想了一圈,却没有一个人,深深的孤独感在那一刻蔓延了全身,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翻找着男人给她的名片,在拨号的那一刻犹豫了,看着摇摇欲坠的母亲,她横下心,然后拨了过去。

  正在看文件的江疏辰看着响起的手机嘴角不自觉微微一笑,他快速的接了起来,“喂。”

  男人磁性的声音传来,那一刻,她好像看到了晨光,“江疏辰,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但是现在请你帮我一下……”

  “好。”他低低的声音传去,她犹如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似的,心在那一刻安了!

  挂掉电话后,江疏辰快速的拨给了顾延承,“喂,二十分钟内给我把市中心的所有专家都给叫到念念家附近的医院去。”

  电话那头的顾延承耷拉着脸骂了一句江疏辰后,就立马行动了起来,毛线玩意啊,这深更半夜的,但也听出来了江疏辰的语气,片刻不敢耽误。

  江疏辰来到的时候,艾念念的脸色已经发白了,把艾母小心翼翼的腾进了车内,车辆快速的行驶在这条柏油马路上,男人的眸子深邃依旧,后面的艾念念忽然就安了心。

  浓重的消毒水气味袭来,艾念念站在手术室门外不断的踱来踱去,江疏辰陪着她,不愿她太劳累,他抱住了她说,“会没事的,你不要太难过。”

  “真的吗?”她有些迟疑不定的说,面色中带有的慌张,好像随便一句话就能够定夺。

  “真的,相信我。”男人暖暖的话传来,她手心中的冷汗被他的手掌悉数擦去了。

  冰冷的夜晚,风萧萧的吹着,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裹在她的身上,她不顾任何的靠在他的肩膀以此来减轻心里的压力与痛楚,男人清晰的心跳声有条不紊的跳动着,她感受到了安全感。

  这一刻,他们没有牙尖嘴利的彼此消磨着。

  江疏辰的眼睛时刻在看着手术室的灯,顾延承匆匆来到给他送了一个毯子,他不顾艾念念反抗的把毯子披在了艾念念身上,她的手冰凉,他的手如一条暖流,径直流入了她的内心。

  终于,手术室的灯灭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