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疏辰心情大好,但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艾念念的diàn huà响了起来。

  她拿起diàn huà一看,眉头皱了一下,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接了起来。

  江疏辰没有错过她刚才极大挣扎后才按接听键时的表情,他没有打算给她单独的空间接听,因为他觉得她现在是需要他的。

  “喂,是念念吗?”像是来自很远的呼唤那样,她的思绪飘到了很久以前,但想到了现在,她沉声说,“有什么事吗?”

  疏离的口吻,像是不认识的陌生人那样,但却让人感觉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她表现却很冷漠。

  “有你这么跟爸爸说话的吗?”艾锋说着,语气里透着怒意,艾念念忽然笑了起来,是冷笑、是嗤笑,“我没有爸爸,在你不分青红皂白把我妈赶出来的时候我就没有父亲了。”

  江疏辰仔细的听着,心里覆上了一层冷意,那一刻,他感受得到她的内心该是多么脆弱,这也难怪她为什么以两面的性格对人。

  一面是彬彬有礼、沉稳大方的形象,一面却是傻呵呵的乐着,他看着她,他从来没有想过她的身世是这样,还好,他现在遇见了她,那还不晚,以后的一切他都不会缺席,他一定要她真心的快乐。

  “下周你mèi mèi要订婚了,她希望你能够回来参加她的订婚仪式。”艾锋绝口不提艾念念口中的事,只冷冰冰的说着这句话。

  “我没有mèi mèi。”艾念念平淡无常的说着,冰冷的话自她口中说了出去,竟像是无数的刀不断刮着她的心。

  十四岁那年,艾锋带回来了一个小女孩,和她同岁,看着明明应该比她大,但是艾锋却让她叫“mèi mèi”,后来她听着父亲的话叫了,后来她所有的玩具全部都分给了艾倩雅,连她的卧室也分给了她一半,再后来她就听见了父母吵架声,再后来,她亲眼看见父亲不顾母亲苦苦的哀求扔下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再后来,她看到的就是母亲妥协了,不情愿的签下了字,她亲眼看着母亲所有的东西被扔在了艾家大门外。

  冷漠的门狠狠地合上了,再后来她和艾锋大吵了一架,不顾一切来到了母亲身边。她从来不知道那么恩爱的父母究竟为什么吵了起来,后来一点一点的好像明白了!

  自此之后,再无联系,她没有父亲。

  “我听说你母亲病得很严重,我认识一个专家,专门是……”艾锋的话还未说完,她便一下子把diàn huà挂掉了。

  她神色凝重,不知不觉眼泪全部掉了下来,一发再也不停止了似的。

  江疏辰抱住了她,然后把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遮挡住她的面庞,任由她大声哭泣了起来,他的肩膀很厚实、温暖,她感受着他的胸膛的心跳,肆意妄为的把鼻涕全部蹭在了他身上,他摸着她的头发,像是安慰。

  “不管发生了,都有我在。”男人的气息如同来自遥远天边的微笑,她不停的哭着,感受着他带来的暖和,心却在那一刻安定了好多。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