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念念话一出口,办公室里的人大都唏嘘了起来,然后顾延承这下是真的尴尬了,脸色极度的显现不正常,心里此刻大骂的只有江疏辰,于是江疏辰的良苦用心终于让艾念念小小的解气了一下。

  顾延承更是肠子悔青了,想他顾大公子何时经历过这种被人奚落的境地,尤其是jiāo yǒu不慎,摊上江疏辰这样的大哥他是造了几辈子的孽啊!

  艾念念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小姑娘,就这样子轻易的解气了,然后打算狠狠地敲诈顾延承一顿饭。

  “吃饭吧,我饿了!”艾念念小口一张,嚷嚷着饿了,对于办公室的话,这家伙是一句不提。

  “艾xiǎo jiě,对于那天的事我跟你道歉,确实是我有所失误。”顾延承笑着说,其实他现在的心里犹如涛涛河水翻涌不断,他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眼前这个江疏辰家的小姑奶奶能够饶了他,想他顾延承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被人整,那真是连哭都找不到人啊!

  现在提前服个软兴许还能有希望不被整的太惨,识时务者为俊杰嘛!于是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顾大公子鞍前马后的跑腿着,后面艾念念慢腾腾悠闲的逛着,终于一个diàn huà来了,而在diàn huà挂断之后,顾延承解放了……

  “艾xiǎo jiě,我去点餐,您在这稍等片刻!”顾延承跟个孙子似的说着。

  然后内心犹如滔滔江水翻涌不息,靠!靠!靠!他难道生来就是一个奴役的命,被江疏辰奴役……

  现在又被面前江疏辰看上的、霸王硬上弓的女人奴役着……

  顾延承还想说什么,后面冷不防的响起了一个声音,“延承,以后不许叫艾xiǎo jiě,她是你嫂子!”

  靠!这进展是不是太快了些!

  “阿辰啊,你终于开花了!上天有眼啊!”顾延承眼里泛起了小水滴,苦涩的说着。

  后来在江疏辰巴掌落下来之前,顾延承就很没骨气的逃之夭夭了。

  “哎呀!”夏浅的重心有点不稳,刚一进门就被人差点撞翻了。

  顾延承转头一看,见自己撞到的是一个měi nǚ,然后灰头土脸顿时立马变成了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面了,他谦谦有礼的说道:“这位xiǎo jiě,你没事吧?”

  夏浅抬头,眼神有些飘忽,但还是说道:“没事。”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你有事的话,可以打这个diàn huà,总归是我的错。”顾延承很有礼貌的说着,他的谈吐很儒雅,一点都让人想不到和花花子弟的关系。

  夏浅张了张嘴,有些尴尬,“不用了,我没事。”

  顾延承看着夏浅就要走,然后手忽然拉住了她,夏浅回头看,顾延承立即松开了手,然后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我撞到了你,如果你不愿留我的联系方式也行,那把你的联系方式留下来,过段时间看看你有没有事?如果没事,那固然很好,如果有事,那刚好我也好负责把xiǎo jiě的问题给解决了。”

  这般头头是道的道理,夏浅没有听进去多少,毕竟也是一番好意,她就没当回事的把自己的diàn huà留给了顾延承。

  然后,顾延承嘴角噙起了一个满意的微笑走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