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司机早已准备好了车子,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后。

  只听江疏辰淡淡的说道:“你先回去吧!”

  司机听候就道了别,下班了。

  艾念念眼睛一睁,怎么有种不详的感觉?

  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艾念念干巴巴的找了个话题说,“江先生,我们公司可以很好、很全面的负责贵公司的酒会的,您要不考虑看看。”

  江疏辰有些好笑却很认真的听着艾念念的话,他忍住笑意,悠闲的说道:“艾小姐对贵公司真是敬职敬业,都下班了,也不松懈工作。”

  艾念念有些词穷,是啊,都下班了,她还聊这个做什么。但是不聊又找不到话题,真让人脑袋疼!

  江疏辰一路上透过后视镜看着艾念念一脸略带紧张的表情,只觉得很是满足。

  到了地方,江疏辰就看到艾念念有些手忙脚乱的解开了安全带,然后规规矩矩的跟在他后面,心下觉得一阵好笑。

  他家很大,是的,很大,除了大,那一刻艾念念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形容词来形容了。

  江疏辰自顾自的从鞋柜里拿下了一双女式带着兔耳朵的拖鞋,艾念念虽然有些诧异,但是也不好说明,就换下了,江疏辰看着,满意的笑了笑。

  艾念念打开了冰箱,然后脸又绿了……

  什么鬼?什么都没有……不对,还有几个鸡蛋……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她做个毛线饭啊!

  江疏辰挑了挑眉,像是早就知晓那般,然后说道:“我饿了。”

  他的嗓音带着浓浓的磁性,利落好听,但是艾念念却没由得来打了一个寒颤,“江先生,你等会啊,我马上给你做饭。”

  我马上给你做饭……为什么有种沦落成保姆的感觉……艾念念心里嗷嗷大叫着。

  江疏辰听罢,唇角微扬,但是怎么看怎么有些邪佞。

  艾念念艰难的利用一切食材做好了两份意大利面,江疏辰几乎全部吃光了,看的艾念念有些目瞪口呆。

  然后他指指艾念念盘中面说道:“艾小姐多吃点,不然怠慢了你多不好!”

  等下可是个体力活啊,不多吃点怎么吃得消啊!当然,这是江疏辰心里话,要是被艾念念知道了,估计是死都不在这多逗留一秒。

  但是眼下艾念念点点头,然后说,“我已经吃好了,江先生。”

  江疏辰一点都不介意的拿过她的盘子,然后大口的吃了起来,艾念念心里诽谤着,这是有多饿啊!

  吃完之后,江疏辰眯起眼睛打量起来了眼前的小女人,然后艾念念有些不自然了,她却突然想到很重要的一件事,然后看着江疏辰说:“江先生,我的那个水晶娃娃能不能把它还给我?”

  江疏辰没有立刻作答,随意的拿过一张纸巾擦了擦本就很干净润泽的嘴唇,目光淡然,“这个当然要物归原主,不过那个东西在楼上,艾小姐要不跟我一起去拿,顺便参观一下,看看房间设计符不符合艾小姐的心意?”

  符不符合她的心意?她身子一定,脑袋里只回荡着江疏辰的这句话,然后完了,咋想咋都有点小暧昧呢!

  于是,当着江大灰狼的面,艾念念这个姑娘不顾形象的拍打了一下她的头,然后恍然大悟,这并不是一个梦。

  江疏辰全程只是宠溺的看着她,抓狂的兔子更可爱,难道不是吗?

  艾念念回过神来,最终还是屈服在江大灰狼的淫威下,客气的说道:“那打扰了。”

  “艾小姐客气了,请。”江灰狼很绅士的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到了楼上,艾念念小怒了……

  这是大灰狼的卧室!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