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我们可是两清了啊!”江疏辰满脸轻松,翘着二郎腿说道。

  那天他亲眼看着这个小女人离开后,自己也准备转身离开的,结果一回头,在床底下看到了一个小物件,是一个水晶女娃娃,就随手捡了起来,用手机拍了下来,想着哪天派人去查好抓到这个“嫖了”他的小女人,后来又在床上看到了她的工作牌,这下倒是省事了。

  今天本来想试探一下、逗逗她玩的,没想到这个东西对她还挺意义非凡的。

  于是大灰狼开始捕猎了……

  “哈哈……”艾念念小兔子眼睛不断转动了起来,干笑着,“刚刚谁说那话的,我没听见、没听见……”

  江疏辰也不点破,看着面前有苦说不出硬吃哑巴亏的艾念念,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嗯,我也没听见。”

  龌龊、卑鄙、下流、无耻……此处省略n句骂人渣的渣词。

  艾念念的那点小心思是逃不过江疏辰这个洞悉千里的狼眼的她的小金八两对付其他人还可以,在他面前简直就是水一样的透明感十足。

  艾念念像是讨好的说道:“江先生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把那个东西还给我吧!”

  江疏辰看着面前故意放低姿态的艾念念,不觉在耳畔低声耳语道:“在我家呢!”

  微热的气息传来,她的耳根子已经红透了,但她还是抓住了重点,不在他身上……

  于是她可以把椅子往另一边挪了挪,与他保持了一点距离后,然后开口了:“那改天我们约一个地方我请客,还望江先生物归原主。”

  江疏辰看着她刻意的远离并没有说什么,但他动手了……

  你挪,我也可以挪啊!

  于是艾念念的脸忽然更红了,像发了高烧那样。

  挪好了地方后,他慢条斯理的理了一下衬衣袖子,然后慢慢悠悠的说道:“可是我现在就饿了。”

  “江先生,那我请你吃饭,还望你能让你的助理帮忙回家拿一下。”然后艾念念的大脑开窍了,刚才她怎么没想起来让他助理直接送到她公司不就行了吗?果然兔子这类低质能的智商和老虎狮子那种食物链顶端的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

  “可是我不喜欢去餐厅,那里乌烟瘴气的味道太难闻了。”江疏辰说完之后,艾念念的脸变青了,劳资都已经决定花掉所有身家请你吃这一顿饭,连地方都是打算让你选的,结果你说餐厅乌烟瘴气的味道难闻,那去兰园你是不是该没命了,那里跟餐厅比还不和敌敌畏似的啊!一按,嗡嗡的死掉一大片。

  “那您说,您要去哪吃饭?”她咬牙的说着,尽力维持着微笑,兔子的双眼红了,江疏辰就乐了,兔子上钩了,何乐而不为呢?

  “你既然这么诚心诚意,那我就勉强就吃一下就行了,要不就去华灯吧!”江疏辰嘴角含笑的看了艾念念一眼,表情里还带上了极大的委屈求全,你看我不愿意去餐厅吃饭,但是你既然说了,我也不好拒绝,就勉强去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