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艾念念头疼的厉害,纤细的手腕抬了起来,用力的拍了一下头,然后视线偏离……

  她惊恐的睁大了那双水盈盈的眼睛,身体上的刺痛、像是被无数辆车碾压过留下的创伤那么疼,脑袋里轰隆隆的闪过昨晚的片段,卧槽,卧槽,卧槽,她被吃干抹净了……

  身旁的男人还没醒,她立刻捡起地上被撕裂的衣服,下身的痛更是让她连走都困难,她还是咬着牙快步走进了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浑身上下全是那种痕迹,看着这样的自己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坚守了二十年的初夜啊,就这么没了,还给了一个只见了一面的人!

  她哭了一会忽然不哭了,吸了吸鼻子,然后自我安慰着,鄙视了一下自己,瞧瞧自己就那小出息,亏你还是个现代人呢,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层膜吗?不就是一层膜吗?说着说着她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不就是一层膜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江疏辰被这一声哭惊醒了,想起了昨夜那个娇软的紧致,他满足的笑了。

  有趣,这个女人还是个处子,然后裹了个睡衣就随意进了洗手间,看着这个小女人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哭一边说着:“不就是一层膜吗?”

  他斜靠在旁边的墙上,然后好笑的看着那个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小女人。

  艾念念把眼泪擦掉后,然后不对劲了,镜子里那张帅脸,啊呸,那张长得人模狗眼却衣冠禽兽的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卧槽,她不淡定了,虽然这个男人只手遮天,但吃亏的是她,吃亏的是她,吃亏的是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能这么理所当然的在那看她笑话,但是现在一句话出现在了她的耳朵里,“穷要穷得有骨气”,md豁出去了,她伸手摸了一下口袋,低头眼睛小小偷瞄了一下,然后她又不淡定了。

  江疏辰这时从卧室拿来了皮夹,然后随手一下把里面所有的现金都掏了出来,毕竟是他拿了她的第一次,补偿也好,慰藉也罢,都是她该得的,况且这个女人很有趣,他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但眼下还是不要把这个小猫一样的女人惹毛了好,只不过昨晚简单的对话,他就看出了这个女人的面目,真的是两面的够彻底的人。

  “就这些现金,这张卡你也拿着,里面的钱随便刷。”

  “瞧不起人,瞧不起人是吧!”艾念念这个时候就像是一只炸毛的小鸡仔,不过她越是这样,江疏辰便越是对她感兴趣了起来。

  “江疏辰,老娘告诉你,是我嫖了你。”本来还觉得不好意思拿得出手的十块钱,好吧,准确点说是十张一块钱……

  “这是给你的小费。”哗啦啦的十张——一块钱就这么稳稳的落在了江疏辰的脸上,紧接着艾念念雄赳赳、气昂昂的从他面前走了过去。那姿态、那气势,江疏辰的脸绿了……

  握草,他被嫖了?嫖了就算了,嫖资竟然是这些,他低头看了下自己,这肌肉、这“能力”竟然就值十块钱?

  江少爷终于不那么淡定了,看着那个小女人离开的身影,露出了一个狐狸般狡猾的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