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念念刚换好衣服,领班就进来了,艾念念长得很漂亮,人对着美好的东西总是偏爱怜惜的。

  所以领班很客气的看着她笑笑道:“念念,你到404包间去,夏浅今天该去服务的包厢,里面的人物大有来头,你没多少经验,要多注意些。”

  艾念念点点头道:“谢谢领班,我知道了。”

  领班看着她的样子,安心的走了出去,算是默许她替夏浅的班了,艾念念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整理好精神,小心翼翼的端着82年的拉菲往包厢走了去。

  包厢里的人并不如她预想的那般多,一个男人,然后还有四五个女子不断以各种姿势像是邀宠,想要得到面前男人的宠幸那般极尽所有,她轻轻的走进去,想要将托盘上的酒杯全部放下后,然后赶紧走出来。

  只是身后的男人忽然开口道:“你留下,其她人全部出去。”

  旁边的女人们“见多识广”,自是懂得审时度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各自的位置,临走时还不忘睨了一眼呆愣在原地的艾念念。

  五彩的灯光旋转着,刚好打在了她的侧脸上,江疏辰肆无忌惮的看着面前这个女子,柔柔弱弱、安安静静的像是一朵与世无争的花,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半掩着的发丝遮挡了她的脸,仅露出的侧脸恬静美好。

  艾念念察觉到男人的目光,为了避免不起事端,她头低的更低了,“请问先生还有什么需求?”

  江疏辰忽然笑了,然后很有意思的端起了桌上的酒,慢慢品尝着,“陪我喝一杯。”

  艾念念眉头紧皱着,似乎在隐忍什么,但还是说道:“抱歉先生,我只是个服务生。”

  江疏辰笑笑,以一种极为绅士优雅的举动喝完了刚才艾念念倒的酒,“这是我的名片,你有事可以打这个联系我。”有意思的女人,他从来都不会放过。

  艾念念自然知道男人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并不是那样随便的女孩。

  名片放的位置恰到好处,那三个大字“江疏辰”,就那么刺晃晃的照进了她的眼眸中,她略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但神色不过一刹那便收了回去。

  在a市谁不知道江疏辰,那是天之骄子,是被老天爷宠幸的人,俊朗的五官、坚毅的面庞,还有身上散发着的气息无处不在的宣誓着他的主导权,但是却极少有人见到他的真面容,在这些报道里面也都没有男人的照片,这是艾念念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人物。

  “江先生,我并不是你心中以为的那种女人。”艾念念也不恼火,毕竟在这里工作的女人都是为了有个更好的生活,所以不择手段上位的比比皆是,但她和夏浅却不是那一类的人。

  “有意思的女人。”江疏辰笑着说,话还未完全说完,包厢的门便被推开了,顾延承便推门而入,江疏辰面色有些铁青的看着刚刚进来顾延承。

  “阿辰啊,你这有点强权主义啊,干啥不让人家姑娘走呢?”顾延承吊儿郎当的话传来,江疏辰一拳头伸来打在了他的肩头,感情顾延承这小子一直在门口偷听,顾延承顺势躲开了,然后笑呵呵的说:“来,你把这杯酒喝了,我做主让你离开。”

  艾念念看着这个男人,心里匪思着,这不就是走道上调戏女服务员的人吗?原来他们认识,看来关系还不错,不就一杯酒吗?喝了真的能离开也不错,她思考了一下说道:“我喝了这酒真的能离开?”

  顾延承立即点了点头,点头的瞬间还冲江疏辰笑了一下,那眼神你懂得,江疏辰眉头皱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艾念念便把顾延承刚刚倒下的酒喝了下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