嘈杂吵闹的人声和重金属声混合交织在一起,她听得脑袋有些晕,但还是耐着性子走着,白裙唯美、美丽垂直的长发、一举一动透着安静,但是当她看到一个男人伸手对身旁的服务生不轨时,她面上还是流出了厌恶的神色,那厌恶不是对女服务生,而是那个衣着像正人君子的禽兽。

  她更加加快脚底的步伐,向夏浅和其她服务生公共的休息室走去。

  夏浅工作的地方,是a市最大的娱乐城——兰园。进出这个场所的人都非富即贵,她曾经想过劝夏浅不要在这里工作,可若不是逼不得已,谁会愿意来这里做服务生?还要时时刻刻的防着那些客人们不入流的手段?

  江疏辰眼睛眯起的打量着那个刚刚对顾延承流出鄙弃眼神的女子,她眼睛里的厌恶他看得很清楚,甚至这在他看来有些有趣。

  不过能够出没在这里的女子,归根究底还不是为了钱?

  他盯着她走去的方向,然后笑了笑,只是艾念念并没有察觉到那个来自高级包厢的异样眼神。

  “念念,我又要麻烦你了,哎……”夏浅叹了很长的一口气,无奈的说道,谁让她就只有艾念念这一个知心相对的好朋友,每次迫不得已都是她来救场。

  “小浅,别说了,这是我这个月的工资,你拿着先用急抓紧回家吧!去晚了,阿姨和叔叔怕是会有不测,快回家吧!”艾念念知道她的难处,出来讨生活谁都不易,况且夏浅家里的情况与她家相比更是糟糕,夏浅的父母前年忽然迷了赌博,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因此愈演愈烈的差了起来,夏浅平日连新衣服都舍不得买,所有的积蓄都被用来还高额的债款。

  “念念,我有时候真的希望我生下来就被他们给掐死,那么我现在的生活也不会这样生不如死。”夏浅哽咽着哭出了声,但是时间并没有给她发泄的机会,她手中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急促的声响犹如催命的摇铃,不用看也知道是催债的,艾念念推着夏浅出了门,看着她坐上出租车后才走进休息室换上夏浅的工作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