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达睁大了眼睛,为他话语中透露的信息感到一阵不寒而栗,下意识地反驳。

  “不可能!他说过……”

  她相信了奥创是抱着和她一样对钢铁侠的恨意才把她从实验基地里带出来,并告诉她这次的行动可以把在他们看来导致世界混乱的源头——fù chóu者联盟一举消灭。

  红女巫生在索科维亚,那是一个把美国队长钢铁侠都打成了法西斯霸权力量中坚者的城市,充斥着对超级英雄的埋怨排斥,街头随处可见的是被喷漆划叉的钢铁侠画像,从小的耳濡目染,战争中炮火的摧残,都让她对这些从未谋面的所谓英雄产生了极深的误解。

  这并不只是当年那一枚未爆开的上面写着斯塔克工业的炸弹所带来的私仇,她是真的相信如果世界上没有fù chóu者的存在也就没有那么多无谓的伤亡。

  然而现在眼前这个她一直期望着让他为自己造成的罪恶感到悔恨的人——告诉她她差点亲手毁了整个地球。

  托尼点了点自己的头:“我知道你有精神操控的能力,你可以自己来看。”他态度大方地站着,看起来毫无防备,而且与旺达一直认为的狂妄自大者截然不同,他的口气平淡,甚至磊落。

  旺达不想承认他说的可能是真实的,但是大脑先一步地发动了能力,毫无阻碍地穿过那层盔甲,直入钢铁侠的精神世界。

  短短几秒,她就仓皇地睁眼,漂亮的眼睛里终于带出她这个年纪常有的茫然无措,逃避似的后退一步。

  接着被欺骗的怒火和差点铸成大错的恐惧后怕席卷了她的内心。

  “奥创!”

  他居然利用她来做这种事情!如果之前的行动没受到fù chóu者的阻碍顺利完成了……她根本不敢去想会有的后果。

  “哦,看来我成功拯救了一只迷途的小羊羔。”托尼看着她的态度已经放下了一般的心,吹了个口哨表示可喜可贺,随口安利道,“所以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如果你想回去找奥创算账的话。”

  旺达恼怒地看着他:“我是要对付奥创,但不代表我已经对你毫无芥蒂了,我们没有合作的可能。”

  托尼想了想,上前一步,看到小女孩警惕地后退了一步便停下,接着做了出乎旺达意料的举动。

  他摘下了头盔,眼圈底下还隐着淡淡的青色,只有长睫毛掩映下的眼眸里带着明亮的坚毅。

  旺达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下意识地戒备着,抬手挡在身前来掩饰内心的无措。

  托尼随手把头盔丢到一边,张开双手,毫无进攻性地站在原地,一副任人宰割的架势。

  “我知道你的经历,我为以前生产的wǔ qì对你和你亲人造成的伤害道歉,那并不是我的初衷,虽然我以前确实是个混蛋……如果你不能释怀,随便你怎么出气,我不会还手。”

  “sir——”贾维斯不赞同地出声。

  “老贾安静,这是任务。”

  耳边便再没了声息。

  旺达看着主动示弱的钢铁侠,心里反而一阵的慌乱,说白了她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虽然经过实验室的训练有了非同寻常的能力,但也没真正本质地伤害过人。让她shā rén的话她是做不到的——即使是她从小怨恨到大的钢铁侠。

  但是如果什么都不做,她似乎又很不甘心。

  要不……就随便揍两下得了。

  她纠结着,一咬牙抬起手来,红色的能量凝聚成型。

  托尼十分配合地闭眼。

  “啪!”

  清脆的一声,红女巫的手腕被凭空出现的一只手掌紧紧攥住,她吓了一大跳,还没来得及释放出去的能量像遭遇狂风刮过的火苗一样瞬间熄灭。

  旺达觉得自己的手腕要被折断了!她的注意力全在这突如其来的疼痛上,耳边响起一道年轻的女声,带着三分压抑的火气。

  “——我还没同意呢。”

  唐辛抓着旺达,面无表情地转头看向托尼,眼睛因为生气而显得格外明亮:“老板请你为你的员工负责好吗,不要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刚收拾完两个机器人转头就看见自己老板一副舍生取义为国捐躯的大义凛然样子,她的内心完全是懵逼的好吗!战场上负伤也就算了,你这自己找揍是不是脑袋被板砖砸傻了?

  托尼被义正言辞地教训着,心情却止不住地感到一阵愉悦,这反映在了他的嘴角上,惹来唐辛恶狠狠的一瞪。

  说实话她的出现在他的意料之外也在他意料之中,她可能知道他有什么打算,但比起这个她果然还是更担心他的安全。

  这个认知让他控制不住本性开始洋洋得意起来。

  “对不起,早知道你这么在意我的身体我说什么都会保护到底——”

  唐辛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怪。

  “好疼……”被捏住不放的旺达噙着泪花嗫嚅着,让唐辛反应过来啊地一声送开了小姑娘的手腕——上面已经清晰地印出几个鲜红的指印,映着白皙的皮肤显得很刺目。

  旺达一被松开缓解了那份挤压的疼痛,就立刻转身抬起另一只手释放能力反击。

  “啪!”

  唐辛眼疾手快把刚冒出的一丝红色再次掐灭在襁褓中。

  “……”

  旺达痛到不想说话。

  “呃……抱歉。”唐辛手劲稍松,但没放开,她一手掏掏口袋,“你吃糖吗?止疼的。”

  说着体贴地单手剥了一块不由分说塞到了旺达嘴里。

  旺达完全来不及拒绝就被堵住了嘴,瞪大了眼睛还没开口抗议,嘴里迸发出的强烈味道穿过了鼻腔泪腺直冲头顶,在大脑里形成了一片乌漆抹黑的诡异符号打碎了所有精神力,清空了记忆储存,只留下那个难以言喻的味道占据了所有心神。

  她哇地一声就吐了出来,眼圈鼻头瞬间红了,加上刚才一直没退的泪意,整个人看上去饱受欺凌,十分凄惨。

  唐辛看她这样忍不住抽出糖纸来看了看,邓布利多冲她和蔼一笑——

  “啊……唯一的一块袜子味。”

  “……”吃过狮子毛皮味的托尼突然有种死里逃生的庆幸感。

  旺达听她语气认真还有点遗憾的意思,有点想不管不顾晕过去,短短时间接二连三遭受摧残她感到异常虚弱。

  她强撑住身体精神的双重折磨,带着鼻音问:“你们是一伙的?”

  “这个词好像把我们分到了对立面。”唐辛认真地打量着红女巫年轻鲜活的脸庞,语气没有一开始那么强硬,“如果你也愿意为了保护身边的人和恐怖主义抗争,那么我觉得我们是一类人。”

  早晚我们都是一伙的——

  红女巫觉得她在偷换概念,但她无法反驳。

  “那我们也走不到一起,我会自己去找骗了我的人算账。”她坚持。

  唐辛没有试着去说服她,但也没放开她的手。

  “在那之前,你还记得被你‘误伤’的女特工吗?我需要你跟我走一趟治好她,然后随便你去哪。”

  旺达犹豫地皱起了眉,她还没做好准备孤身前往“敌人”的大本营。但她又觉得这确实算自己的错,虽然她是受了不怀好意人的蒙蔽。

  她正踌躇,唐辛已经慢吞吞地补充:“……我可没让你选,反正你在我手里,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为了她家女王大人绑架这事唐辛干得毫无心理压力!

  旺达:“……”

  这个女孩子怎么这么liú máng!

  这时托尼已经带好头盔走了过来,他似乎刚联络完鹰眼,抬手招呼唐辛。

  “他出来了,我们走,地面上的动静太大了他们很快就能发现。”

  唐辛远远地看见鹰眼矫健的身影正穿过树林往这边来,拉着旺达的手转身奔向来时的路线。

  “等等!”旺达跟着唐辛小跑起来,语气有些紧张,“他们还派了一个过来——”

  不用她提醒,唐辛已经清楚地看见鹰眼身前陡然刺出地面的钢刺,她呼吸一停,然后随着他敏捷的闪避松了一口气。

  ……这是专门等着他们拿到火种源之后截胡呢!

  “你别去,在这里等我。”托尼按住想要冲过去的唐辛,另有算盘,嘱咐完就腾空飞起。

  庞大的机械体逐渐拔起显出完整的身形,呈现在他们眼中的是一只寒光闪烁的机械蝎子,锋利的尾刺带着危险的气息甩来甩去,所过之处树断草折,相比之下鹰眼显得格外渺小。

  他灵活地上蹿下跳,惊险地躲避着尾刺和时不时的泰山压顶,托尼立马上前接应,开火吸引蝎子的注意力。

  但是这家伙体型太大,往地上一跺脚就能崩起一片泥土横飞,鹰眼一个没站稳,被蝎子的一只腿擦了一下,怀里一个灰色的小方盒随着他的摔倒掉落在不远处的地上。

  蝎子立马放弃了鹰眼,抢先飞快地抓起了那个方盒。

  托尼俯冲下去带着鹰眼后撤。

  就在此时,别墅门被从里面砰地扯开,一大队武装士兵涌出,抱着各式wǔ qì来势汹汹围住了这边。

  ——还举着小方盒的蝎子立刻成了众矢之的。

  “你们怎么搞的,这附近有霸天虎都不知道吗?要不是我拦着这家伙早就跑了——”托尼一副真不省心还要我来帮忙的欠扁语气,理直气壮先发制人。

  唐辛&旺达:……不要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